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翡翠人生】(序-01)【作者:忘穿流年】
【翡翠人生】(序-01)【作者:忘穿流年】
字数:1256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新酒和往事

  「干杯!」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我对着对面坐着的她笑笑,而她则放下叉子,对着我微微做了个调皮的鬼脸,然后拿起她的那杯醉红轻轻地和我的酒杯碰了一下,她那略带埋怨的笑容就像一杯未醒的红酒般涩醉,斜眯的眼睛仿佛在撒娇地对着我说「要死啊!」,而我则脸笑皮不笑地嘿嘿了一下,好似在说「你懂的!」。

  我叫陈寒,生于S市,父母原本都是在国企单位的,改革开放后社会巨变,当时有不少人都纷纷下海经商。在我三岁时,我父亲和一帮朋友开始捣鼓塑料生意,一年后来我妈也跟着我爸下海了。他们那时候创业的艰辛不是我们这代看惯了IPO和风投的企业家能想象的,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说难听点,过的还真不如一只狗。正因为如此,在我小时候便很少有时间看到他们,这也让我养成了有些孤僻的性格,好在家教很严,爷爷奶奶也都是老知识分子,我的童年虽然没什么特别精彩的,但过的也算稳当。

  到我上初中时,父母的企业在当时看来已经经营的很了不得了,我的家境也有了很大的改观,当时我的父母有将我送出国外留学的打算,但最后我还是在国内念的大学。一方面是我原本就对出国不太感冒,另一方面是受我爷爷奶奶的影响。我的爷爷奶奶都是以前高材生,爷爷有留学的经历,奶奶也毕业于复旦大学。新中国成立后,他们也参加了一些科研项目,只不过没有两弹一星那种大工程有名罢了。之后他们又经历了十年浩劫,平反后,二老对人世都看得很淡了,觉得家庭幸福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对出国这件事,我们家都很随意,我父母也不像现在的一些父母般死命要把孩子送出国外,打几年麻将,镀一身黄铜回来。

  见我不愿意,老人家其实还是高兴的,毕竟孙子能陪在身边才是最大的福,就这样我在S市读完了高中,高考后选学校时,家里有了争执。我当时的分数是一本差几分,上个好的二本还是绰绰有余的,父母的意思是就在S市上学,毕竟S市本身便有着不少好大学,而且他们也能通过走下后门让我进某学校。当时我是打心里表示不屑,虽然之后我觉得我很幼稚,我是觉得我这么大了还从未真正一个人生活过,觉得上大学应该离家越远越好。

  废了挺多的口舌,反正最后妥协的结果是到离S市一百多公里的H市上学,我一想H市本就是个文明古城,又是省会,环境也差不到哪里去,最重要的是,听说H市美女多多。当时我班里有个H市的同学,经常听他跟我们将起他遇到的美女云云,不过后来想想其实只要人口多美女自然多。就这样,我便前往了H市开始了我四年的大学生活。

  和中国大多数大学生的大学生活一样,我的大学生活也没什么特别的,混了四年工商管理,也没觉得学到啥东西。虽然了解了一些相当犀利的理论,但毕竟都是一些高大上的理论,以我毕业当时中国民企的管理水平,还远用不到这些。不过现在是越来越重视了,现在国内的知名企业基本都是西方式的管理,这些理论已经是当今高管和职业经理人必须掌握的基本素质了。

  当时网络还没这般发达,现在大学里男生玩网络游戏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不过我那时别说网游,就连网吧都还没普及呢。我们那时的消遣活动主要还是扑克一类赌博性质的游戏,偶尔出去爬爬山,或者去风景点玩玩。H市的风景点很多,大学四年我学是没学到啥,唯一的收获便是基本逛遍了H市的风景区,哪像现在成了个宅男。我想我在大学里没有成为宅男,可能只是因为当时确实没啥可宅的,虽然那时候还没宅男这一称谓。

  大学毕业后,按照父母的意愿我是要回去接他们的班,但我是打死也不想回去。当时的国内刚好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的洗礼,中国的民营企业家算是被狠狠地教育了一顿。我在书上学到西方的金融危机每隔数十年便要爆发一次,而国内这些刚刚挺过最艰难创业时期的企业家,在西方巨大的资本冲击面前,才渐渐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金融大海中的一片浮萍而已。

  我父母的意思是让我尽早回去熟悉产业,但是我强硬的态度最终让他们妥协了。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反正那时候的没有让步成了我人生的最大转折点,至今我都庆幸着那时的执念,甚至今后的人生历程中,我仍要感谢那次毫不让步的决定带给我的性格转变。最后我说服父母要自立创业,他们一开始心想让儿子自己在社会上练练也好,反正接班的事也不急,于是便买下了好几处房产,算是为我今后遇到风险准备的固定资产。当时这个只是出于父母对子女的慈爱行为,却成了父母最成功的一笔生意,原因么大家都懂。我当时还颇为不屑,心想老一辈人就知道有了钱就置办产业,我是新世纪怀有新思想的新青年,自然要做些和他们完全不同的事情。于是,大学毕业后,我便和几个有意向的同学开起了网店。
  后来历史证明了马云,也证明了我们这最早一批的电商。说来惭愧,开网店完全只是我们几个同学间的偶然行为。毕业后某一天我和几个哥们在一起打游戏,那时主要玩传奇和红警,后来才接触魔兽等欧美大作。想到以后在干什么的问题,不知谁说了一句「开店啊!」也就是这句随意的话彻底改变了我们几个窝在既阴暗又烟气熏天的网吧内联机打红警的颓废青年的命运。

  历史认可马云花了近十年,而我让父母认可只花了不到五年,当父母的外贸产业被次贷危机拽下远洋货轮时,中国的小网商们则乘着舢板不断地向前划进,虽然很多人死了,但有一批人终将活了过来。这里我要感谢我的好朋友,和我一起坚持到现在的合伙人,我们暂且称他为Jason吧。这家伙是个自恋狂,大学时便时常在寝室里裸着身体跳着从不知名的欧美音乐MV中看来的热舞。这家伙每次跳舞,旁边的一位同学便会拿出MP4给他放A片,时至今日,我还保存着这家伙顶着内裤跳舞的录像。

  长话短说,08年奥运会后,中国网商发展的速度说是开挂一点也不夸张,在那段蓬勃发展的时期,我们每个月的出货量都在上升,以至于我们实在没地方放货物了,甚至连办公的厕所外面都堆满了货物。在这个时期,父母也总算看到了网商的巨大潜力,至此他们也不在干扰我的人生。那时我主要经营男装、玩偶等一些不容易压仓的热货,利润高,风险小。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网商也开始了品牌竞争,散铺已经很难成长起来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我已经彻底扎根了H市,公司旗下经营着一个男装品牌和两个女装品牌,不过主要是男装,因为女装水太深,以后打算只做一个。另外,一年前创办的内衣品牌也已经上线了,说起这个内衣品牌,老实说还是有一些个人爱好在里面的,这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懂。

  如今,我居住在H市城西的一处别墅里,这幢别墅虽然年代有些老,但因为地理位置实在太好,价格高的离谱,一套下来至少要两千万。我原本不住这,但一直有关注这个小区的房屋成交情况,准备在适宜的时候买下一幢,小区外的房产中介原本有个我认识的年轻中介,我们就叫他小贾吧,也是经过他帮忙,我以便宜市场价近三百万的价格拿到了其中一套位置尚可的别墅,卖别墅的是对要离婚的夫妻,因为财产分配问题卖的这套别墅。省了我三百万,我也感谢小贾,经常请小贾到我家做客,现在小贾现在已经不在这家中介了,原因和我有关,这个以后再说吧。

  好了,还是言归正传吧,说完我自己,便要说说这位和我对饮的女人,我的妻子,我的挚爱。她是我大学时认识的,我读的是工商管理,他刚好是市场营销,因为这两个专业有很多的专业课程是重合的,所以我们经常在一起上课,不过一开始我认识她,她倒不一定认识我。无论是工商管理还是市场营销,基本都是女生居多,这算不算是一种福利呢。不过这福利再好,貌似也和我无关,那时候我基本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专注,关于恋爱,当时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好像没什么意识,这点我自己都相当无语,当时怎么就不开窍。反正到大四一个女朋友都没交过,事实上我老婆是我第一个女朋友,而我和我老婆结缘,当真纯属偶然。
  我记得大四快毕业的时候,那时正值传奇风靡全国。某一天晚上,我从校外网吧回宿舍,顺便买了几串烤串边走边吃,边吃边想刚才和公会里的人一起刷祖玛的情景,当时脑子里想的全是那些现在看来假的不能在假的扭动着的贴图怪物,眼睛里看见的都是上下浮动的红色和蓝色,结果刚离开小吃摊没多远,就刚好幢上一人,隔壁系的女神——洛兮。

  当时我到底烤了什么玩意记不得了,反正小贩的地沟油不要钱,洛兮那是被我撞的一身油,还好我当时反应快,不然竹签扎到她可就不好了。

  「对不起!」还没等我说对不起呢,洛兮倒抢先对更我说抱歉了,我愣了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她是洛兮,只是还没等我开口,她便低着头走了过去。

  此后在和我老婆的无数次谈话中,我们都聊起过这个段子,我老婆经常问我,如果当时你不追上来会怎么样。而每当这时,我都会抱着她说「这一切都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剧集,我是偷看了剧本才在那里等你的!」差不多类似罗曼蒂克的话,反正老婆开心,我多费些口舌算什么。不过如果问起当初我为什么选择了追上她而不是继续回寝室的真正原因,我能告诉我老婆其实当时我只是想向她打听一下市场营销系一位哥们的情况吗。

  情况真的很偶然,虽然我追上她的真正原因一点也不像剧本里写的那样,所以说言情剧毕竟是剧。不过从结果看都一样,我没告诉我老婆,到不是我故意隐瞒,只是要说当时我为什么就忽然关心起那位应该说不是非常要好的哥们的情况呢?我也不知道,只能说冥冥之中不管怎么我当时就是要追上她,我是个纯正的唯物主义者,但这条,我信。

  接下来长话短说吧,我追上了洛兮,发现她神情不对,好像是哭过的样子,而且她走的方向不像是去垃圾街。垃圾街是我们学校附近的一条商业街,因为街道的尽头堆着全商业街的垃圾,因此大家都管它叫垃圾街。我当时纯属多出了个热乎的心,就询问了下洛兮,也不知怎么地,洛兮竟然就直接跟我说了一句:「我被甩了!」

  至今我也没向我老婆问过那位甩她的男人是谁,其实我都知道,都是隔壁系的,她和她男友的事我从Jason口中都听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我这些年来一直不问,其实可没啥可问的,倒是我很想知道我老婆当时为什这么直白的说了我被甩了这句话的原因,不过我老婆一直都说是和我一样的偶然,不管谁信不信,反正我信。

  「大不了你再交个男朋友然后甩了他!」当我看着双目无神,泪眼湿润的洛兮,说真的,我的心也很难过。说出这句话,当我还思考着这句话到底合适不合适的时候,洛兮木然的看着我,然后说了一句我终身都无法忘怀的话——那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时至今日,我依然能记得当时的心跳有多么的剧烈,记得我后来想过,如果当时给我一把屠龙,我能那般激动吗?答案是不能!那一刻我的身体在和我的灵魂一块颤抖,我眼前发白,又发黑,好像那一刻我不是即将升华,就是将要消逝,我不清楚灵魂升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意境,但我想死亡的感觉应该也就和这个差不多吧。

  「你愿意让我甩你吗!」等洛兮接着说出后面的这句话时,我的灵魂才刚刚恢复平静,但是这句话又像跷跷板一般,把我的灵魂再次抛上了高空……

  后面的事情就显得简单和琐碎多了,不久之后我做了洛兮的男朋友,目的是让她甩了我,只是直到我们踏入婚姻的殿堂,洛兮依旧没说出那句话。

  记得新婚当晚,我在新床上抱着出浴后的兮兮,我问她为什么后来没说出那句话。她当时又做了一件让我惊叹的事,那就是在我面前,主动褪去了自己的浴巾,然后示意我脱下内裤,她就那般裸露着半跪在我面前,和靠坐着的我对视着,而我也看着她灵动,湿润的眼睛。

  我能清晰的记得,这双眼神和那天意外邂逅时的眼神有多像,只是那次她的眼神中充满着死寂和悲伤,但现在,我能感受到她的眼神在诉说着幸福和感动,我知道,她在等我,等我做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

  「因为我爱你!」当兮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温柔的闭上了眼睛。

  「我也爱你!」我紧紧地环抱住了兮兮的腰枝,将自己的火热,贴上了她的润唇。

  ……

  「要死啊!」酒桌对面的她,正抿着嘴唇上的殷虹,红舌微吐,像极了她腰上的妖娆。

  今天的她,特别的美,一件白色短袖小衬贴身,修出了属于她的本色肌肤,一围紧窄的火红包裙,裹出了属于她的完美弧线。山间一阵小起伏,深沟荡出撩人风,两眼微微眯一阵,小醉迷离勾人魂。今天,她是完美的。

  兮兮今天穿着一双白色的浅口高跟鞋,原本她是想穿另一双红色的鱼嘴高跟,不过我让她穿这双白色OL风格的高跟,鞋跟中等偏高,没有花饰,正好配的上她那一头棕红的披发。兮兮不常染发,这次是我特地要求她染的,为此她今晚还涂了淡红色的唇彩,眼影我让她不要画了,只画淡黑眼线和眉毛就好,对了,今晚她还戴了美瞳,其实美瞳不是必要的,只不过因为我有美瞳情节罢了。

  兮兮耳朵上的两只白金耳环是她平时戴的,原本我想让她戴上我前年在结婚纪念日送给她的那对珀金耳坠,不过看后觉得太隆重了,反而压住了兮兮身上的三分妩媚。因为今天的主色是红加白,丝袜当然是肉色偏白的啦。至于小内内么,当然也是白色的薄蕾丝,性感而不放荡,束美而不妖娆,尺度刚刚好。什么,还有文胸?什么文胸,没有文胸,既然有乳贴这种神器,还要用文胸干嘛!哈哈,说笑说笑,其实主要是兮兮今天的这件白衬衫太薄太修身了,穿上文胸反倒觉得特别不协调。

  「唉,老公的酒架上,什么时候多第三瓶酒哦!」我拿着酒杯,托着下巴一脸坏笑的看着兮兮。

  「呸!」兮兮只是轻轻的调了一下皮,然后就慢慢地嚼着嘴里的牛排,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

  「呵呵呵!怎么,美女,和我约会很没趣吗?」我盘子里的牛排早就让我放到一边了,牛排只吃了一口,但不是我吃的。

  「哼——!」兮兮撅着嘴,一副就怪你的表情。

  「唉,又不是我打搅了你们的约会,你要怪就怪他女朋友去呀!」我其实早就在外面吃过了,只不过没想到这瓶新开的红酒,竟然作废了,真是让我大失所望。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你还让人家……勾引人家!」兮兮挥了挥手中的叉子,一副你就是全世界最大的恶人,希特勒那家伙造的孽都没你大的样子。

  「那不是没勾引成吗,怎么,不性福了?」我一边挑逗着兮兮,一边心想希特勒貌似也是个同道中人啊,只不过他口味更重,喜欢自己亲侄女。

  「你才不性福!」兮兮当然知道我说的是「性福」而不是「幸福」,她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红酒,然后起身准备去卸妆洗澡了。

  「哎哎哎哎,别呀,好不容易打扮成这样,老公我还没看够呢?」我赶紧开口叫住兮兮,她今天这身打扮早就让我下身起火了,喝了这半瓶红酒后,更是火上浇油,不过我不喜欢现在就把她就地正法,在真正浇灌兮兮的花蕊之前,我显然得多看一眼园中的绿色。

  「兮兮,你不性福,我当然不性福啦!」我赶紧追了过去,不过这妮子抢先一步进了浴室,然后把门关了起来。

  「就不让你过瘾,今天我是故意的,哼哼!」听着兮兮从玻璃门那面传来的调皮声,我只好无趣地回头收拾桌子,我将盘子刀叉全部浸到水池里后便不管了,今天不开心,便委屈一下盘子君带妆过夜吧。

  过了一会,浴室里传来了兮兮的淋浴声,我无聊的走进了卧室,来到一个圆柱形的立柜面前。我在立柜的装饰上动了几下,立柜内部卡锁边松了开来。我转动立柜,让立柜另一面的东西暴露了出来。

  隐蔽的立柜内部放着一个木制的陈列架,架子上放着的两只红酒赫然在目,一支是张裕解百纳,很普通的那种,另一支是82年的拉斐,这还是两年前从老爷子那顺来的。两只红酒都被木塞封着口,只不过酒瓶里面却没有一滴红酒。两只酒瓶上面都贴着一条小标签,其中那只拉斐上的标签用黑色签字笔记着20XX0912一串记号,一般人应该不需要多长时间便能明白这串记号的含义,这是一串时间记号。

  我记下这串记号有什么意义呢,这便是我要和大家说的故事,关于我的翡翠人生。这个故事很长,我不能保证全部用文字记载出来,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从这第三瓶失败的红酒开始说吧。

  拿下木架上这支曾经高贵的拉斐,我晃了晃墨色的酒瓶,不过我不是一位酒品鉴藏家,我只是个瘾君子。迎着明亮白灯,让深褐色玻璃瓶子里充满些阴暗的光,我终于能看见瓶子里装的东西了,那是一只被撕开的锡纸包装,银色的锡纸包装上印着Durex的标签,包装内的东西已经被使用了,不过使用它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男人。

  我将这支拉斐酒瓶重新放好在排在第二位置上,酒瓶的木塞不是原装的,而是我找来的新家伙,我特意挑大号的瓶塞,把瓶子的小口塞得很紧、很饱满。我将酒瓶上的标签转到正面,上面的这段记号代表着在这一天,我挚爱的妻子——兮兮,她那甜美隐秘、紧窄湿滑的吮吸小口也被一根硕壮的肉塞塞得很紧、很饱满。

              第一章爱的旅程

  当晚,在我将兮兮第二次送上云霄之后,我躺在大床的靠背上,怀里抱着余韵未消的兮兮,然后和她深深的吻着。

  这是我们爱爱结束后的小甜点,这时我会用右手紧紧地搂着兮儿的小妖腰,让兮兮那两片早已被暴风雨打湿的花瓣紧紧地贴着我那再次昂首的蛇头,我让兮儿的密蕊抵在我的巨蛇之上,这样我下面的那根欢喜物就能够紧紧地被兮兮那两片羞唇抿着,我很享受现在这种感觉,那种你可以给她,但是却克制着不给她的特殊快感。

  「快乐吗?」和兮兮双唇微分,我们依然紧紧地贴着额头,不需要眼睛去看,我也能闻到到兮儿呼出的香气中包含着一味无比醇美的气息,就像一颗投入热水的草莓味奶糖,虽然没能含在嘴里,那是那股香甜却早就顺着荡漾开的粉红涟漪渗入到你的心里了。

  「嗯!」兮兮双手紧紧抱着我脖子,而我则会用左手微微托着她的头,这样她就不会觉得太累。听着兮儿微微的哼咛声,我知道那是她的心发出的,而我的心也能听到。

  「我爱你!我可爱的小宝贝!」这时候我会收回左手在她的小俏鼻上轻轻的刮一下,然后用我的眼神告诉他我的话每一字都出自我的内心深处。

  「我也爱你,老公!」兮兮抓着我的手,和我十指相依,她在用她掌心的温度告诉我,她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

  每到这时候,我们就会那样一动不动地开始对视着,我会用唇语告诉她我有多爱她,而兮儿则会用他翘起的睫毛告诉我:我和他说的爱语,她都全部记在了心里。我用眼神当做我的指尖,划过兮兮脸庞上的每一处,告诉她,她到底有多美,到底有多醉。当我看向兮兮那两瓣因为爱爱和兴奋而显得火红的美唇时,兮兮她会微微闭上自己的眼眸,告诉我「吻我吧」

  绵绵的情意,此刻就像最清澈的温泉一般开始在我们的体内流淌,我们一起紧紧贴着的火热也将再次迎来爱的洗礼,如果和往常一样,我会把兮儿重新放躺在床上,然后准备再次让她在我的大力托举之下升入云霄。

  不过今天我没有选择让自己的蛇头重新出动,而是一直抱着兮兮,然后深深地吻着她。

  良久之后,兮兮侧着头靠在我的肩头喘息,此刻的她面色潮红,柔弱无骨,她贴着我,就像一朵红藤花一般缠在我的身上,兮兮眼神迷离的看着我,好像在说为什么我没有进入到她那最幽深的洞穴深处去打开她那早已充满了欲情之液的水闸。我抱着兮兮,然后微微牵出她的手,和她十指连心,接着凑近她那颗像熟透了红杏般的耳垂,轻轻地咬住这颗鲜艳欲坠的美脔,我微微地对着兮兮说:「就让另一个棒棒,来接过老公的给兮儿的最后一棒好吗?」

  那一刻,我知道我和兮儿的感受是一样的,兮儿最幽深洞穴深处的那一道水闸虽然没有打开,但我这一句话却像地震般震摇着整个洞穴,水闸里面还是渗出了许多许多带给兮兮快乐的东西,而此刻的我,也爬上了深爱之海中禁忌之岛的海滩,让那些奇妙的沙子穿过了我的身体,让我也和兮兮一样感受到了一些奇怪却又快乐的感觉。

  「呜……!」短暂的小高潮后,兮兮抱着我哭了起来,我知道这泪水并不是因为悲伤,而是一种包含了感动、害怕、兴奋、害羞的混合之泪。我能明白兮兮的心,就像他能明白我一样,明白我永远不会伤害他,永远深深地爱着她……
  洗完澡后,已经快半夜了,关上灯重新躺在床上,我们相拥而眠,刚才的爱爱,我和兮兮都没有获得满足,因此两人都还有些小兴奋,于是我们就随意的聊着,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习惯,如果谁半夜睡不着,那么我们就会一起拥抱着聊天,聊着聊着,等待睡意降临,然后在安眠的最后一刻,互相对着对方说爱你。
  「老公!你难受吗?」兮兮摸了摸我还有些泛硬的小弟弟,温柔的对我说。
  「是有点燥,不过老公要忍着!」我搂了搂兮兮的腰肢,让她跟贴近我些。
  「我用小嘴嘴帮老公含出来好吗?」兮兮亲了下我的嘴,有些调皮的说。
  「不行!」我回头也给了兮儿一个吻:「从现在开始,老公要禁欲!」
  「老公你真的要那样啊!」兮兮更贴近了我,然后让她那对柔然的小白兔不停的挠着我的心,她握着我有些发硬的棒棒调皮的对我说:「老公我明天就去逛街!」

  听到这句话,我那原本还有着三分软的木棒瞬间就硬的跟铁棍似得,我知道兮妃明天的逛街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那位即将临幸他的男人,为了那一晚将自己最诱人的风姿透给他观赏,为了将自己最柔美的曲线贡给他把玩,为了将自己最鲜美的糜淋渡给他饱尝,以及,为了让自己在那一晚完完全全做他的妃子,让自己的皇上,在那一晚将自己抱到云霄之上。

  「老公你受不了了,呵呵!」兮兮握着我憋涨的大老二调皮的笑着,以前他敢这么调戏我,我会把她就地正法,不过这次我必须忍着这一股激情的喷发,让爆发的熔岩在那一晚完全的释放。

  「我的小贱婢,看你那骚样!」此刻我也进入了我的角色,对兮兮说的话也轻浮了起来。

  「骚吗?我觉得奴婢今天我不怎么骚啊!」兮兮也配合着我聊着,这种默契开始也是源于我们爱爱时候之间的角色扮演,都说每个人都有演戏的渴望,这点真是不假。

  「还不骚!晚上我看那小子离开的时候可是顶着一顶帐篷的!」我说着便一手摸着兮兮的屁股,一手在她胸前的柔软处撩拨。

  「谁知道他女朋友忽然有事找他,不然……」

  「不然怎么了啊!」我不怀好意的笑着,同时双手齐动,让兮兮在一瞬间便快感上身。

  「老公……」兮兮见我故意让她好看,她发嗲似得敲了敲我,然后下身开始夹紧了我的手。

  「不然兮兮现在正好躺在了他的身子下,兮兮张开着腿,然后把他的腰夹的紧紧的……」感到手中一阵湿滑传来,我知道我的描述有效果了,于是我贴着兮兮的耳朵,温柔的对着她叙述着那美妙的场景。

  ……他搂着兮儿的腰肢,把兮儿抱了起来,然后站到了床沿,兮儿的玉臂紧紧地楼着他,让自己的美胸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他的胸膛真的好宽阔,兮儿的小兔兔在他的胸膛上快乐的蹦跳着,忽然,两只大手抓住了小兔兔,然后轻轻地抚摸着它们,让兮儿感到好舒服,大手开始渐渐用力,小兔兔却越发开心了,它们的嘴里都含着一颗甜美的小珠子,正等待着大手主人来品尝……

  我用力揉着兮兮胸前的温柔,然后让嘴唇降临了那两只小兔兔。

  ……嗯,兮儿听到了吗,那是他在品尝兮儿的小兔兔呢,在他的吮吸下,兮儿的小兔兔越来越可爱了,但是兮儿现在好渴,好像要……

  我开始了深深吻着兮儿,然后让自己的手进入了兮兮最隐秘的花园。

  ……兮儿现在就被他摆在床的边上,他用他那宽广的胸膛紧紧地贴着兮儿的身体,兮儿现在感觉好热,好难受,兮儿抱着他,想要让他给自己干涸的花园注入清澈的泉水,于是兮儿的手在一片从林中摸索着,终于,兮儿找到了那根可以喷吐出清泉的大肉棒子,兮儿握着他的大棒子,恳求着他,但是他像是故意难为兮儿一般,将大棒子抵到了兮儿的小蜜口,不停的研磨着,一圈,又一圈……
  我用手指在兮兮的蜜穴口不停的划拨着,但就是不进入兮兮的湿洞,我要等待着兮兮和我互动。

  「我要……我要……!」兮兮果然已经完全陷入了求爱的欲海之中,她闭着美眸,依然沉浸在我构划的幻境之中。

  「夫人……你想要什么啊!」我贴着兮兮的耳朵,轻轻地问着她。

  「要你……!」

  「要谁!」我刻意停下了手指的撩拨,等待着兮兮的反应。

  「我要你……老公!」兮兮没有喊出他的名字,不过我并不失望,紧接着我又开始描绘了起来。

  ……我要,兮儿抓着那根可以带给自己快乐的大棒子,乞求地对着他说,给我吧,我要。于是他问着兮儿,说我的肉棒大不大啊,兮儿闭着眼说好大,他又问着兮儿,那么和你老公的比谁大啊,兮儿现在只感觉自己的穴穴好空虚,好想有一支大大的肉棒塞进来,填满自己,兮儿搂着他的脖子,悄悄地对他说,你的棒棒好大,比我老公大了好多……

  我终于开始了对兮兮蜜穴深处的撩拨,而此时,幻想也到了高潮。

  ……兮儿被他紧紧的抱着,就靠在墙上,兮儿的身体抖动着,那是因为兮儿下面的那个小湿穴里面,一只大大的肉棒正不停地顶着兮儿花园的大门,那根大肉棒真的好大,好长,好有力,每一次冲击,都死死地撞在了兮儿花园的大门上,兮儿现在好想说话,但是兮儿的嘴里都是他给的爱液,兮儿的玉腿好想动一动,但是被他的大手死死地压着,兮儿的蜜穴好想……兮儿好想说话,说给我吧,到我花园的最深处去肆虐吧!兮儿好想动一下玉腿,想要紧紧地抱住他的腰,想让他那好大、好热的大棒棒更深入一些!终于,他开始死死抱紧了兮儿,而兮儿的湿唇和玉腿也终于可以做想做的事了……兮儿用四肢死死地抱着他,让他的大棒棒再也逃脱不出去……兮儿大声喊着进来吧,都进来吧,我要你进来……终于,兮儿蜜穴花园的大门被他攻破了,大肉棒的头真的好粗,把兮儿的花园塞的满满的,大肉棒不停的在兮儿的花园里搅动着,把爱的甘霖,送到了兮儿的穴穴的深处……

  「啊……!」在一长串抽搐般的哭喊中,兮兮终于在我的手指下到达的高潮,当然这只是在肉体上,我知道刚才把兮兮的心送上云端的是另一个人,一个即将在我们的房间里,把兮兮的身体和心灵都送上云霄的男人。

  那一晚,我们都太累了,不多一会,我们就相拥着睡去,等到第二天我起来,已经是中午快12点了。

  冲了个澡后,我没看到兮兮,不过她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我就随便吃了点,然后打电话问她在哪。

  「老公我在买菜啊!」原来兮兮去了超市,我还以为她去逛街了呢,我于是就把昨天剩下的盘碗洗了,刚洗完,兮兮就回来了。

  「老公!」说完这句老公,兮兮就会闭上眼睛,而我自然会走过去,抱着她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一下。有时候爱人之间最深刻的交流不是做爱,不是湿吻,而是一个眼神,一个拥抱,以及一个轻轻的吻。

  帮兮兮把东西放进冰箱,我看了看都是些黄瓜水果之类的,我们很少吃大鱼大肉,一般都吃些沙拉之类的,当然这只是在在家里,在外面我们都不忌口的。
  「兮兮你下午是不是要去诳街啊!」想起半夜兮兮说的话,我不由的一阵兴奋。

  「下午?今天是周四哎,又没人陪我!」兮兮今天只是穿了一件普通的短袖花边裙,打扮也很随意,看样子的确没有出门的意思。

  「恩,那兮兮下午有什么安排呢?」我拿出工作穿的衣服裤子,准备下午去上班。

  「没什么安排啊,哦对了,今天下午我约了小丽做SPA。」兮兮说着便拿起电话Call给小丽了,小丽是她以前大学的同学,我也认识,她毕业后留在了H市,两人算是死党。

  听到兮兮没有打算逛街,我其实也没多少失望,反而觉得更好,因为我还没想好让兮兮买什么呢,恩,今天上班就去查查看有没有新货到公司。

  「啊!你也忘了啦!」不巧小丽竟然也忘了这档子事,所以把调休用到下周一了,我心想兮兮既然不去做美容了,那不如……

  「好吧!那下次吧,哼,你个健忘鬼!」等兮兮和小丽煲玩电话粥,我也穿的差不过了,其实我可以再晚点去公司的,毕竟现在除非有大客户洽谈或者决策层事情,我基本就是在公司站站岗,但班还是要按时上的,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太安逸了,尤其是我们这个行业。

  「老公!上班啦!」见我准备的差不过了,兮兮笑着靠了过来,然后给了我一个小Kiss。

  「恩!」我抱着兮兮,温柔地和她亲热着,「今天下午既然不去SPA了,不如去小东那啊!」

  「又去健身房啊!」此刻兮兮挂着我的脖子,嘟着嘴唇说话她既显得调皮,又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喽,既然昨天任务没有完成,今天自然要继续努力喽!」我搂着兮兮的腰肢,让她倾斜着抱着我,我知道兮兮很喜欢这种「悬坠」的感觉。

  「哎呀,昨天人家……都……那么明显了,今天还要人家……」兮兮的脸上迅速地浮上了一朵红云,此时的她,就像昨天酒后柔醉般地迷人。

  看着眼前的这一朵悄悄盛放的醉莲,我知道现在的她需要雨露的滋润,我将兮兮环抱起来,然后用我的厚唇,死死贴住了她的红艳。

  「美吗?兮兮!」不知吻了多久,我睁开眼,问着怀中的温柔。

  「嗯!」兮兮的红唇在饱受爱的滋润后,显得格外的鲜艳。

  「今天就去告诉他吧,说我要周六才回来!」我温柔地抚摸着兮兮的秀发,眼睛认真地看着他。

  兮兮没有立即回答我,她只是和我一样地认真看着我,我知道她的心在问我「老公,真的要这样做吗」

  我没有说话,而是把我的手放在了兮兮的心口,然后又贴近了自己的心,我在告诉她「放开自己去好好玩吧,兮兮的心一直都在老公这好好守护着呢」
  我慢慢地对着兮兮眨了眨眼睛,而兮兮也知道我在对她说「去吧,去尽情地享受这个游戏带给兮兮的快乐,去尽情的享用那个能给兮兮带来欢愉的男人吧」
  看着兮兮的眼睛渐渐湿润了,我的眼睛也被兮兮感染地一塌糊涂……

               片刻之后

  「哼,老公你还不去上班,看你不迟到!」兮兮小锤着我的胸膛,脸却贴的紧紧的,她喜欢聆听我的心跳声,因为这样就可以知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从心底发出的。

  「没关系,就说堵车呗!」H市的交通拥堵的确让人烦却,而且往往是某一区片特别拥挤但其他区域的道路却宽松的很,此时我倒希望向南去公司的路是拥堵的,因为那样去北面的路就一路通畅多了。

  「好了!好了!不缠着你了!」兮兮见我一副她不动我不松的样子,于是嘟着嘴拍着粉拳把我推开。

  「恩,好!那老公去上班喽!」我随即笑着准备出门而去,出门前,我忽然转过身,兴奋地对着兮兮做了一个「V」字形的手势。

  「去去去!讨厌!」赶紧回过了身去,她向着楼梯走去,好像是不好意思让我看到她娇羞的表情。

  关门的那一刻,我嬉笑着对着门缝里说:「加油哦——记得换上昨天的内衣!」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