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丝不挂】(20)作者:liming609
【一丝不挂】(20)作者:liming609
字数:100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0章

  听到萧森叫她去五洲宾馆,甄琰不由有些奇怪。这老家伙什么时候也肯这样破费了?真的有什么大喜事要狂欢庆祝一番不成?花钱庆祝可不是他的风格。刚上手时或许他还愿意动些心思花些钱,自己已经跟了他这么长时间,而且很快就将到美国去,他不可能还会存心讨好。除非……那房租是别人帮他付的。什么人呢?甄琰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又担心萧森等得急了,只得匆匆换件衣服,出门下楼。

  车过福田区委,想起陈琳似乎提到过河南来的人就住在五洲宾馆,甄琰连忙放慢车速,拿起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陈琳开口便是一阵笑骂。「你这骚女人,老是趁我要睡觉的时候打过来。这次又有什么了不得的急事儿要问啦?」

  「现在十点都没到呢,我的大小姐。你也睡得太早了吧?又没人在床上等你。哈哈……」

  陈琳立刻咬牙切齿道:「说你骚真是没错。深更半夜的还到处晃悠找男人。骚得简直没了边儿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废话,你拿手机打,难道还是在自己家里吗?」

  甄琰无言以对,只得转而恨恨地说道:「我骚也是外表骚,谁象你,骚在心里,早晚憋死。」

  陈琳的声音陡然间变得异常妖媚。「我发泄的渠道多着呢,你虽然比我漂亮,但未必有我快乐。嘻嘻……」

  甄琰突然很想知道那些见惯了陈琳一本正经模样的人听到她这么说话会有什么反应,竟而忘记了继续反击。

  从大二开始,陈琳就是她唯一的朋友,而和陈琳斗嘴,也是她唯一的轻松法宝,快乐源泉。在许多时刻,她都需要靠陈琳的调侃来缓解自己或紧绷或压抑着的神经。此时当然也不能例外。已经微微有些隆起的肚子,让她再也不敢冒任何风险。萧森绝对不是每次都能靠机智和运气糊弄过去的,何况现在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见车子即将转上新洲路,甄琰肃容清嗓,沉声问道:「不跟你废话了,快告诉我,河南那边来的人是不是住五洲宾馆?」

  「怎么?你对他们也感兴趣。嘿嘿……」

  「是啊。都是些什么人?住在哪个房间?」

  「你真有兴趣?那家伙的块头估计能顶你三个。就算你受得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受不了啦。你千万别乱来!」

  隐约看见那幢矮阔的建筑,甄琰勉强忍住继续说笑的欲望,软语哀求道:「快说吧,大小姐!是正事,十万火急的正事。」

  「别的兴趣?不是那种兴趣?呵呵……」

  陈琳笑了一声,并没有继续打岔,立刻就把罗汉和徐晖的基本情况和房间号码都告诉了她。

  萧森让自己去罗汉的房间干什么?甄琰想了想,又问:「刘鑫现在在什么地方?是不是正陪着他们?」

  「刘鑫晚上有事,早早就离开了公司。我听徐晖说,好象是萧森晚上要请罗汉吃饭。」

  「就他们三个?」

  「两个,徐晖不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两个应该都在房间里才对。这就奇怪了,萧森从来都没有带她见过陌生人,她也从来都没想过要去认识萧森的朋友,萧森怎么会让自己出现在这种场合呢?

  直到走进大堂,走到电梯口,甄琰心中的疑惑依然还是无法彻底消除,甚至渐渐有些不安起来。

  有没有可能是萧森款待罗汉在外面找个女人过夜,花钱太多心有不甘,借机用他的房间叫她来痛快一次呢?这个理由虽然大致说得通,但却显得十分怪异。而且,万一那个罗汉不爽起来想回酒店却找不到他,萧森的面子可就丢得太大了,说不定还会因此失去那个职位。他不可能会冒这样的风险。甄琰越想越觉不妥,转身回头,慢慢走到大堂一侧,用内部电话打到罗汉的房间。

  「请问萧院长在吗?」

  「他在隔壁,大概已经爽上了,嘿嘿……你就是甄琰吗?声音很好听啊,人一定更漂亮。到了没有?我都等不及了!」

  难怪陈琳说萧森和他一见如故,他们根本就是同类。罗汉淫猥的笑声让甄琰暗自心惊,转念之下更让她心惊的是:萧森很可能是在徐晖的房间,他把自己叫来,分明是为了伺候罗汉。

  你们两条老淫虫,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妓女吗?操!甄琰气恼地暗骂着,几乎就要拔腿离开。但想起萧森昨天电话里的威胁,只能尽量平和地答道:「您就是罗书记吗?我这边还有点儿事,今天可能过不去了。真不好意思!」

  「什么?你刚才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萧森这是怎么办事的。你等下,我找他来听电话。」

  这罗汉居然也不好对付!操!甄琰又暗骂一声,知道萧森肯定会逼自己过来;万一搅扰了他和徐晖的兴致,今天肯定还更不好收场,只得咬咬牙,苦笑道:「别别,罗书记!我保证尽快赶过来。」

  「尽快?尽快是多久?」

  甄琰无奈地答道:「半个小时左右。」

  「这还差不多。嘿嘿……」

  罗汉淫猥地笑着,又说。「能快就再快点儿,省得老汉火憋住了出不去,整你一夜都没得睡。」

  甄琰陪笑应了,放下电话,走去旁边的沙发上坐着,静了一阵,终于又站起身,向电梯口走去。

  在这里穷耗毕竟不是办法。是死是活就这么一次。罗汉年纪更大,身体更虚,应该不会太过猛烈。实在顶不住,干脆就不要那个破学位好了,也未见得就能把人饿死。甄琰东西南北胡乱地想着,一边就走出电梯,沿着走廊,慢慢踱过去。
  一个房间门敞着,里面传来萧森熟悉的声音。「……甄琰那件事我好歹帮你应付过去了。现在这里还有一件事,我也可以帮你瞒着小雪。你说你该怎么谢我?」
  甄琰心中一惊,连忙停住脚步,仔细听了听,确认是萧森无疑,忍不住又慢慢走过去,站在门边,看了看房号,知道是徐晖的房间,隐约感到似乎有机可乘,决定先听下去再说。

  和萧森说话的显然是刘鑫。萧森显然误以为徐晖是他的情人,并拿小雪来要挟他答应许多条件,而且,刘鑫好象全部都答应了……他怎么会答应萧森如此贪得无厌的条件呢?刘鑫虽然并不小气,却从来都十分厌恶别人的要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还想要整倒萧森吗?他分明是在玩欲擒故纵欲取先予的把戏!
  听见萧森放了电话,甄琰连忙走去拐角躲了,回身瞄了瞄,见萧森并没有出来,这才放了心,继续整理刚才那些凌乱的念头。

  有没有可能利用听来的这些秘密来要挟萧森呢?恐怕不行。没有谁会在得到这些信息之后对萧森构成威胁。刘鑫已经知道了,谢院长事不关己通常都会高高挂起。凌尘和小雪呢?似乎又没有可以威胁到萧森的力量,何况她们终归是一家人,基本利益终归都是一致的。想到这里,甄琰不由就有些泄气。如此幸运得到的秘密,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实在叫她无法忍受。

  不,不对,自己还可以把刘鑫的真实意图告诉萧森。发现这唯一的利用办法,甄琰越发高兴不起来了。现在这个时候,就算得罪萧森几百次,她也不能得罪刘鑫一次。力量悬殊利益交关,可千万不能站错方向排错队!

  甄琰甩甩脑袋,不让自己再想下去。四处张望了两眼,看见拐角上的电眼,知道不能在这里久站,却又进退两难,渐渐开始有些恼火。

  徐晖不知怎么被萧森逼跑了。他没能尽兴,等罗汉完事之后,很可能又会来纠缠自己。怎么办?

  甄琰重新走到楼下大堂,找个沙发坐了,闷头想了好一阵,还是没能找到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萧森是必然要得罪的了。自己所要做的,不该再是设法避免得罪他,而应该是设法使得罪他的损失减到最少。决心既下,甄琰的脑袋立刻灵活了许多。能帮助自己减少损失的只有刘鑫。他跟自己同仇敌忾,应该会愿意帮这个忙。怎么样才能先让他感动一下呢?萧森会误以为徐晖是刘鑫的情人,那就说明刘鑫和她的关系不同寻常。现在徐晖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假如自己首先告诉刘鑫这个消息,并帮他一起寻找徐晖的下落,说不定刘鑫会很容易就答应自己的请求……
  甄琰更加仔细地想了几遍,感觉到成功的机会很大,便站起身,走出大堂,走向停车场,一边就拨通了刘鑫的手机。

  「有事吗?」

  刘鑫轻巧简单地问道。

  甄琰没有回答,直截了当地反问道:「你还跟小雪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

  刘鑫的声音几乎不带丝毫诧异。

  「这个你先别管。我有急事要说,现在方便吗?」

  「方便。你说吧。」

  「刚才萧森给你打电话的情形我全都听到了。而且我相信他是因为强奸徐晖未遂才先下手为强的,可能是害怕你知道了会找他麻烦。」

  「你当时在场还是后来才去?」

  刘鑫仍是平静异常。

  感觉到刘鑫很可能连她也怀疑上了,甄琰顿了顿,咬咬牙,将自己为什么会受萧森胁迫来到五洲宾馆,为什么会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上去找他,以及为什么会怀疑萧森想强奸徐晖,从头到尾老老实实地讲了一遍。这是她许多年来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说这么多真话,说完之后,竟感觉到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空荡轻松的畅快。

  刘鑫听完,停了一阵儿,沉声问道:「罗汉在电话里怎么跟你说的?麻烦你再重复一遍!」

  「他说萧森在隔壁,大概已经爽上了。又说等我等得不耐烦,叫我快点过来。」
  甄琰小心地答完,隐约从电话里听到一声鸣笛,忽然有些奇怪。他们没在萧家?他一个人还是带着小雪?

  「你见过徐晖吗?」

  刘鑫忽然又问。

  「没见过。不过我刚才在大堂里走了一圈,没发现有看上去惊慌失措的女孩子。不知道她是跑出去了还是干脆又跑回房间。所以我想还是通知你一声比较好。」
  「谢谢。」

  刘鑫似乎并没有多少感谢的意思,说话仍是淡淡的,平和而且简练。「我会妥善处理的,你先回去吧。」

  这家伙还真沉得住气。甄琰不由就有些恼火。但想到自己必须趁此机会要刘鑫帮忙保住学位,只得尽量控制着情绪,轻声叹息道:「我现在还不能走。得先象办法糊弄住萧森才行。」

  刘鑫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打算怎么『糊弄』?」

  「我……」

  甄琰嗫嚅着,半天,才无奈地答道。「大概只能冒险上去和他们周旋,看看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也好。罗汉的个子很高大,说不定你会喜欢。嘿嘿……」

  难道他一直都是在故意逗我上火?刘鑫突如其来的揶揄让甄琰感觉到一丝希望,连忙轻嗔薄怒地唾道:「呸!好你个刘鑫,不帮我出主意倒也罢了,居然还伙同萧森把我往乱七八糟的老男人那里推。我告诉你,如果将来我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关我什么事,明明是萧森在逼你,你要恨就恨他好了。」

  「你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又是什么好东西了?哼!」

  「什么小忙?」

  刘鑫煞有介事地自问自答着。「哦,出主意是吧。那我建议你放弃那个学位好了,反正也未见得有多大用处。」

  「拜托!少出这种馊主意行不?就算看在这两三年时间的份上,我也不会轻易放弃学位的。何况将来说不定还要靠它吃饭。」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打电话给萧森,说明一下你的苦衷,请他体谅?」
  甄琰直接了当地拒绝道:「不行,不能告诉他我怀孕了。」

  「为什么?难道他就是孩子的爸爸?」

  「当然不是。」

  「那谁是?」

  「我真的不知道。不管是谁都跟孩子无关。孩子是我的,越少人知道就越安全。」

  说到孩子,甄琰越发肯定自己不能上去应付罗汉,就算为此丢了学位她也在所不惜。

  「那……我去跟他们说些正经事,让你趁机溜走?」

  他倒有心思这么穷蘑菇!甄琰气得想笑,却又不便再次发火,只得叹息般地否决道:「挡得了今天,挡不了明天。」

  「这也不行的话我可没主意了。呵呵……你自己想出什么办法没有?」
  如果不先开口求他,他肯定会一直这么蘑菇下去的。想到这里,甄琰只好放弃了幻想,停止了努力,低声答道:「办法倒是有,就怕你不答应。唉……」
  刘鑫的声音立刻满是得意。「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你不是跟谢院长和周教授关系都不错吗?能不能请他们想办法保住我的学位?只要不是花太多钱,我都还付得起。」

  「那恐怕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指导教授的评语是最重要的,别人的意见都是参考。」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除非能有人强迫他写出合格的评语,不然肯定通不过。」

  「你和谢院长对他都有很大影响力啊。我看你是不肯帮忙吧。哼!」

  「刚才那通电话你不是都听到了吗?现在是他在控制我。哪里还敢得罪他。」
  甄琰心中一动,却又一时弄不清为什么,只得接口问道:「谢院长那里呢?」
  「我和谢院长不算很熟,而且,他也正有事在求萧森,未必肯为你下多少工夫。你这事儿又这么急,说不定这个星期就要报批了。」

  见刘鑫提起时间问题,刚才那个令甄琰若有所悟的东西立刻变得异常清晰。「有了。你不是打算要整倒萧森的吗?能不能请你提前发动,这样他就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很可能也没有权力阻止我拿到学位了。」

  「哦。」

  刘鑫沉吟了片刻,问。「你不怕自己的形象被破坏?」

  「该来的总要来。而且,事情捅出去之后,校里院里肯定会把我当成烫手山芋,只求尽早打发走了事,更不会有谁阻止我拿到学位啦。」

  甄琰越说越觉得意,嘴角忍不住泛起几丝微笑。

  「这个办法倒是可行。不过我暂时还没这么快就动手的打算。」

  「是不是想多享受几天少女的温柔啊?你堂堂刘总还在乎这个?」

  甄琰揶揄着刘鑫,心中不免仍有些担心,随即又宽慰道。「这件事只要做得小心,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是谁搞的鬼。小雪这样的年纪,一旦真的喜欢上一个人,绝对不会轻易转爱成仇的。当然,如果你杀了萧森就难说了。呵呵……」
  刘鑫的声音却有点冷。「这些不用你担心。我考虑两天再答复你,行么?」
  假如自己抢在他之前率先发动,虽说效果可能不会太好,应该也足够保住学位了。只是,这样一来势必要得罪刘鑫,实在是因小失大,得不偿失。想到这里,甄琰无奈地摇摇头,应道:「那好吧,我等着。」

  仿佛看到了她的心思似的,刘鑫警告道:「你别擅自去找萧森麻烦,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怎么会?别说我手里没什么证据,就是有我也不敢随便破坏你的全盘计划啊。」

  甄琰用真诚无比的声音说着,顿了顿,又转而问道。「徐晖这边的事情呢?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我马上就到。你先回去吧。」

  甄琰心中一惊,抬头看了看来路,没发现什么。「接到我电话之前你就已经要来这里了吗?」

  「对。萧森居然会呆在徐晖房里,而且把徐晖吓跑了,我当然要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刘鑫主动解释道。

  「看来徐晖对你也挺重要的啊。嘻嘻……」

  「我和她没有暧昧关系。我是不想看到一个好女孩子坏在萧森这样的混蛋手里。」

  坏在你手里就没问题了是吗?听到「好女孩子」四个字,甄琰总不由自主要感到怨恨。徐晖是好女孩子,小雪也是好女孩子,我倒真的很想看看,她们究竟能好到什么程度,你又会将她们糟蹋到什么程度。

  「还有别的事情吗?」

  甄琰连忙答道:「没了。不过,我还是留下来帮你一起找找吧。多一个人总好些。」

  刘鑫迟疑片刻,终于还是答应了。

  在停车场商量了几句,两个人正要分头行动,甄琰的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
  「是萧森。」

  甄琰一边说,一边用求助的眼神看看刘鑫。

  「接吧,正好拖住他,免得下来撞见我。」

  「我……怎么跟他解释?」

  「就说我请你帮忙陪一个重要客人,走不开。」

  刘鑫简单答完,扭头向大堂走去。

  甄琰点点头,跟着走到门口,见刘鑫一直走去柜台,知道他要先向服务员打听,便按了回拨,把电话举在脸上。

  「你怎么还没到?」

  「实在走不开啊,萧老。刘鑫叫我陪一个重要的客人,难伺候得很呢。」
  甄琰娇媚婉转地说着,心中却在暗自好笑。这老东西也折腾不了几天了。真想看看他失去权势之后是什么样子。

  萧森的语气立刻弱了些。「真的是刘鑫的客人?你别乱找借口。我一问就知道了。」

  「真的。这我怎么敢骗你。不信你打电话问他好了。」

  「妈的,刘鑫也真是,早没事晚没事,偏偏这时候有事。」

  萧森嘴里这么说着,气势越来越弱,「算了。情场失意赌场……不,商场得意,不跟你计较那么多。你什么时间才有空?」

  「这家伙缠人得很,而且要在深圳待三天。您老只能等三天之后了。」
  「等你个鸟!你以为就你值钱啊。老子找谁不行?日——」

  「我是不怎么值钱。但我也有别人没有的好处不是?嘻嘻……」

  「你个小骚货,等着吧。三天之后老子找你好好算帐。」

  放下电话,甄琰正要抬头看看刘鑫在哪里,他却已经面色凝重,快步走了过来。

  「有消息了?」

  甄琰低声问。

  「服务员说徐晖出了大门,一直没回来过。」

  刘鑫一边说,一边抬眼扫向甄琰身后。

  甄琰不由自主跟着回头,看看隐约闪烁着的深南大道和竖在夜空里的特区报大厦,楞了楞,问:「他们会不会看错了?」

  「不会。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几天,几个人都记得她。」

  「有没有可能去你家找你?」

  「不大可能。」

  刘鑫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我跟她其实也不是很熟。这次她来深圳,除了工作之外,就一直没有主动跟我联系过。」

  那他怎么会这么关心徐晖?是徐晖十分出色所以才受他看重,还是他对每个「好女孩子」都是如此?甄琰心中暗自好奇,嘴里却仍在继续关切着。「她在深圳还认识些什么人?你知道吗?」

  「不知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在这里等她?」

  刘鑫沉吟了一阵,慢慢分析道:「她应该没带钱包,走不了多远。唯一要担心的,是她回来的时候萧森还在。得先设法弄走萧森才行。」

  看到刘鑫望过来的若有所思的眼神,甄琰心中一凛。「我刚才跟他说要陪你的客人三天,这么快就反口,好象不大好。万一他连你也一起怀疑上了……」
  甄琰越说越觉怯懦,终于还是住了口。毕竟她刚刚才求过刘鑫。假如刘鑫坚持要她诱出萧森,她也找不到太好的理由拒绝。

  刘鑫奇怪地笑了笑,似乎是揶揄,似乎是鄙夷,似乎还有几分难得的怜悯。「好了好了。我又没说要你出面。」

  「多谢。」

  甄琰堆起一脸的感激,问。「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当然。」

  刘鑫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你也累了,还是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我一个人可以应付。」

  甄琰犹豫了片刻,咬咬牙。「你先试试你的办法,不行的话,我保证帮你把萧森叫走。」

  刘鑫诧异地看看她,脸上露出些赞许的微笑。「我要打给小雪。你等会儿。」
  说完,便走开几步,举起手机。

  这家伙还真是不好伺候!甄琰看着刘鑫颀长的背影,气恼之余,不免也有些钦敬。假如将来能成为他的得力助手甚至拍档,自己衣锦还乡的梦想大概也就不难实现了。只是,怎样才能让他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价值呢?出国读几年书之后,是否要毛遂自荐加入他的公司?

  刘鑫再度凝重的脸色,让甄琰惊奇不已。「怎么?不行吗?」

  「不是。」

  刘鑫拉起她的胳膊,迅速躲进门外走廊拐角处的暗影里。「小雪也不见了。萧森很快就会回去。」

  「怎么会?她手机没开?」

  「她没接就关机了。凌尘说她不在家,可能我离开后不久就偷跑了出去。」
  「你是不是惹她生气了?」

  甄琰这么问着,一时竟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该幸灾乐祸。

  刘鑫低头想了想,语气多少有些无奈。「有可能。我接了萧森的电话就匆匆告别出来,她多半又在胡思乱想了。」

  「小女孩都这样,不要紧的。呵呵……不过,你以后该多留点心,就算是存心逗她,也别逗得太狠。我看小雪某些方面跟萧森很象呢。」

  甄琰小心翼翼地说着,见刘鑫不置可否,便住了嘴,没再说下去。

  他到底是想把小雪怎样呢?难道真的以为整倒了萧森,还可以继续拥有小雪吗?甄琰想不通这个问题,只好摇头苦笑着,把视线转向大堂门口。

  萧森果然急匆匆走出来,走向停车场。

  又静静地等了一阵,刘鑫才松开她的胳膊,温言道:「我们也走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你帮忙。」

  听到这个难得的「谢」字,甄琰多少有些惊喜,连忙点头应道:「好。还有什么要用到我的,尽管说。我手机会一直开着。」

  甄琰本来以为刘鑫会把她的话当成客套,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刚刚走进家门,手机就响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刘鑫处理不好的事情。甄琰无奈之余多少也有些得意,便用足了关切的语气,问道:「怎么?找到她们了吗?」

  「徐晖在中银楼下。麻烦你来一趟,接她去你那里过夜。」

  他那里不方便倒还说得通,难道不能送徐晖回五洲宾馆吗?甄琰暗自奇怪着,嘴里却丝毫不敢怠慢。「我这就过去。二十分钟应该可以到了。」

  「我们……在楼下咖啡厅等你。」

  「那就待会儿见。」

  甄琰放下电话,静了静,心中的疑惑还是无法完全消除,只得暂时撂在一边,拿起手袋,快步出门。

  咖啡厅门口左手边不远的那片黑暗里,一个修长的女子正呆呆地站着,眼睛似乎不时扫向门洞和玻璃窗,象是在等什么人出来,又象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甄琰看不清她的脸,只觉得长发的身影有些眼熟,便放慢了脚步,想着要不要过去看个究竟,她却猛一低头,转身逃开了。

  难道竟是小雪?很有可能。在刘鑫匆匆离开之后,她当然会直接追到这里,也许出于少女的羞怯,也许是怕刘鑫责怪,她没敢和刘鑫招呼,却凑巧目睹了刘鑫找到徐晖的全部过程,说不定心里还产生了很深的误解,所以才会守在门外徘徊不已。自己这一露面,显然又更加深了她的误解。想通了这些关节,甄琰越发觉得后悔。自己怎么反应这么慢呢?如果找到小雪并帮刘鑫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他肯定会更加感激和信任自己。那样一来,以后自己求他办事的时候,可就要轻松得多了。

  那条影子很快就消失在灰青的花树背后。

  也许她这就要自己回家去了吧。甄琰忍不住叹口气,懊丧地推门进去,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找到刘鑫。刘鑫并没有多说什么,介绍了徐晖给她认识之后,便招呼着一起走出来,送她们上车。

  见刘鑫陪她绕去驾驶座,甄琰悄声问道:「萧森不是已经走了么?她怎么还是不肯回宾馆?」

  刘鑫摇摇头,苦笑道:「她说想起来还后怕,不敢回去。」

  「哦。」

  甄琰点头表示理解,想问刘鑫有没有请她上去自己家里,又觉得不好开口,只得沉吟着打开车门。

  刘鑫忽然又说:「她可能会在你那里多住几天,没什么不方便吧?」

  「没有没有,住多久都行。只不过我也快要走了,正收拾东西呢。」

  「你那房子打算卖掉吗?」

  刘鑫异乎寻常的关心让甄琰一阵惊喜。「有这个打算。不过现在市道不好,暂时还没放盘出去。」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转给我。价钱好商量。」

  难道自己忽然变成了刘鑫眼中的「好女孩子」不成?甄琰很不习惯这么被刘鑫关心着,忍不住拒绝道:「反正我也不等钱用,先放一阵再说吧。」

  刘鑫看了她两眼,笑着拉开车门。「也好。呵呵……今天多谢你了。你说的那件事我会好好考虑。」

  甄琰点点头,没再说话,只用眼神表示着心中的感激。

  和徐晖两个人一路无话地回到家,甄琰拿出一件比较宽大的睡袍,交给徐晖让她去洗澡,自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打开电视,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心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刘鑫,萧森,小雪,甚至徐晖,几张脸在她眼前闪来闪去,半天都不肯听话走开。

  刘鑫的脸从容淡静,萧森的脸死板狰狞,小雪的脸简单清晰,徐晖的脸……那真是一张相当平凡的脸,和许多中国女人的脸一样,圆润的轮廓下有着顽固的底色。

  刘鑫怎么会这么爱惜她这种女人?是的,很多男人都会喜欢拿这种女人当老婆。百无一用,却安分守己,除了在家做个贤妻良母之外,没有一点出格出轨出奇出色的想法。就算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三妻四妾,她们也有本事不听不看,不缠不闹,执迷不悟地苦熬到老。但刘鑫这样的人总该有些例外吧。他到底是把她当一个弱者在照顾,还是真的打算将来娶她做老婆?

  那小雪呢?甄琰越想越觉困惑。难道刘鑫只不过是在玩弄她?是为了报复萧森,还是想要把她培养成一个别室情人?小雪这种女孩子,倒确实是个做情人的好材料。做贵妇只怕就没想象的那么容易了。在萧森基因的沾染下,她几乎完全没有了凌尘的冷漠从容。那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自己和萧森都不可能有。刘鑫可以算有,虽然有时更象是强做出来的。

  他到底和萧森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他在有钱有势之后,还如此念念不忘地想要报复?每次想到这个问题,甄琰都很难遏止住自己的好奇心。在萧森和刘鑫之间周旋了这么久,她居然还是不知道事情的关键,实在不甘心就此离开。
  晚间新闻过后,天气预报告诉她:2001年第一号台风就要到了。

  今年怎么来这么早?就算我很喜欢台风,也不用这么急着来给我饯行吧。甄琰头昏脑涨地想。

  刚刚拐出滨海大道,萧森就险些撞在一辆货车屁股上。拼命打了几下方向盘,才总算停在了对面的人行便道上。

  震颤不已的灯光中,那棵离车头已经不到两米的粗大榕树,象是随时准备扑压过来。

  货车仍旧阴鸷地停在那里,黑洞一般地,一点光都没有。

  周围居然也没有路灯。

  这样的巷子,这样的深夜,还是不要多事的好。萧森喘了两口气,想起前些天看到的撞车抢劫的新闻,连忙四下扫了几眼,没发现可疑的动静,这才轻轻发动车子,来回倒了两下,重新向家里开去。

  所有的酒意早已惊得无影无踪。甚至连小雪失踪带来的担心和恼怒,也随着冷汗一点点散进风清水冷的空气中。

  是啊,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小雪百分之百是去找刘鑫,刘鑫百分之百会自动送她回来。恼怒其实也大可不必。既然刘鑫已经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那就放他们痛快玩几天好了。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绷得太紧了,弦是会断的。万一刘鑫受挫情冷,拖着不好好办事,岂不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萧森越想越觉有理,本要拿来责备凌尘的那几句话,也终于在进门之后化作一丝安慰的微笑。

  见到他温和的脸色,凌尘楞了楞,一时想不清楚萧森是真的没生气还是装着不生气,只得小心翼翼地问道:「老萧,你说小雪会去哪儿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