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严·格】(05)【作者:xiaoxiaoshu】
【严·格】(05)【作者:xiaoxiaoshu】
字数:44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老鲁烧茶水的

  和高拉不同,老鲁并不特别钟爱拷打女人,事实上如果需要,他也可以折磨一只兔子。在他看来这就是工作,所有那些倒霉的家伙就好像是一只只水壶,水开的时候就会叫,只是叫声有些差别而已。而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各种方法让水壶叫,叫得时间越长,声音越大越好。当然,这也不能蛮干,因为一旦壶被搞漏了,那水壶就永远也不能叫了。

  高拉听了他的理论觉得十分有趣,于是,老鲁就有了一个外号叫「茶水博士」,他们这伙人专门负责照看「水壶」的人,也被称作「茶水班」。

  昨晚老鲁他们这班人几乎全被高拉弄到这个旧修理厂,他们被要求禁止外出、禁止和外界联系,老鲁知道这次的水壶不同寻常。

  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里,「茶水班」的年轻人确实兴奋了一阵子,特别是他们知道这次的、水壶「竟然是格。是呀,对于这些混迹街头与低级妓女为舞的流氓地痞来说能够福山将军的女儿、一个高贵的知识女性任意玩弄驱使确实是十分奇妙的体验;更何况这个女人光洁柔软的身体也实在比那些干瘦、粗糙的乡下姑娘诱人百倍。

  其实不光班里的年轻人,老鲁也一直抑制着想要爬到女人身上很干一炮的冲动。他知道这是早晚的事情,唯一的问题是在这之前女人会不会已经被高拉彻底搞坏了。

  「老鲁,帮她清醒一下。」高拉擦着额头的汗说。

  老鲁犹豫了一下,眼前的板凳上,已经布满了血污,女人的一双手上支楞着十几根长竹签,它们的末端都深深地探入女人纤细的手背里。当然也有几根处理得不是很成功的从女人的手背上穿出来,突兀地伸展在那里。

  女人再也没有了上午那会儿的精气神,原本站在她两边按着她的手臂人,现在完全变成了搀扶,还要用手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提到凳子前,不然女人会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女人对刺激的反应也越来越不明显,最初感觉女人要失去知觉时,只要向她脸上淋些凉水就好;后来换成烟熏。但此刻看着面无血色,两眼只剩下眼白的女人,老鲁觉得烟熏恐怕也不好使了。

  他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不远的角落里立着一下钢管。他便走过去,挑了一根手腕粗细看着很结实的。

  「你们两个,把她扶正,两条腿并好。」老鲁指挥着,把女人摆弄好,然后把那根钢管塞到女人的膝弯里,左右两个人喊着「1、2、3」,同时用脚去踩钢管的两端。这一下效果很好,女人像抽了筋的身体,瞬间就挺直了,低垂的头也高高地向后昂起,一边嘶哑地哀嚎,一边拼命地扭动着。原本架着她的两个人由于准备不足,竟然有一个被顶到在地,惹来兄弟们一片嘲笑。

  「老鲁,有你的!」高拉像老鲁投来赞许的一瞥,然后又低头从血糊糊的凳子上拿起了一根签子。格的十个手指其实都已钉满了签子,中指和无名指甚至都已经钉进了三根,老鲁好奇地看着高拉,心理盘算着这位小爷还会把竹签钉到哪里去。

  高拉确实有点儿犯难了,女人的手指其实还是有几个可以再钉进竹签的,可是那里的神经在反复的刺激和破坏中敏感度已经大大下降,这时候应该转移刺激区域才对。

  于是他转头向老鲁使了个眼神,老鲁会心地一笑,「准备好,1、2、3!」女人腿弯里的钢管再一次被施力压弯,格再次挺直了身体,但这次她身后的男人死死地按住她的头,让她注视着眼前那个邪恶的竹签慢慢伸向她高高挺起的胸部。
  那里有一个粉红色柔软稚嫩的女性器官,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有人碰过,依然精美诱人。老鲁忍不住伸手托住那一只丰满的肉球。上面滑溜溜地都是汗水,像是抓住了一条落网的大鱼。老鲁不得不扣紧手指,一只大手像钳子一样握紧它。整个肉团被挤变了形,顶端那粉嫩的乳头变得格外突出。正好与尖利的竹签相遇,女人涨红了脸,两眼大睁地看着竹签以缓慢而坚定地速度没入她的身体里。直到这时候女人还没有喊叫,她大概已经顾不上喊叫了。

  和大部分生活在热带地区女人一样,格有一对丰满的乳房,圆润饱满得像是半个小椰子。竹签可以深深地刺入。当高拉结束这一推进过程时,大半截竹签已经消失在女人的身体里。女人身后的男人们也松了劲,格的身体瞬间软了下去,但立刻被提着头发拎起来。

  「说吧,你这只该死的母狗,你早晚也是要说的,何必这样和自己过不去呢,你说了就让医生给你涂药,还有水喝、衣服穿。」高拉一本正经地承诺到。
  「这个家伙的鬼话才不能信呢。」老鲁在一旁暗暗地偷笑。以他对高拉的了解,这位小爷对女性身体的摧残不是来自工作需要,或者利益的诉求;而完全是生理上的依赖。他嗜血的本性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就算这个女人全招了,恐怕高拉也以核对口供的名义把这场虐戏进行下去直到他心满意足为止。更何况,女人现在这付装死的样子也不像是想屈服的样子。老鲁确实有点儿想不明白,一个一直过着上流社会舒适、体面生活的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勇气和坚持?尽管他以前连和这些上流女性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他也是听说过那些阔太太、大小姐是如何养尊处优、矫揉造作的。所以,他真的对眼前的这个茶壶产生了格外的好奇和兴趣。

  「嗷……」女人突然昂起头,惨叫起来。把老鲁吓了一跳。原来高拉抓住女人乳房里的那根竹签正在缓慢的搅动,带动着整个乳房都在女人的胸脯上艰难地移动着。女人涨红了脸,两个眼珠都突了出来。

  「说呀,说呀!」高拉一边问着,一边坚定地搅动着手中的竹签。

  女人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肌肉在光滑的皮肤下聚集起来,像男人那样变得坚实突出。在这样的僵持了将近半分钟,女人的嚎叫声突然低了下去,紧绷的身体也完全瘫软了下去,她终于昏过去了。

  一碗凉水下去,女人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看来她真是累坏了。

  看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了,大家才意识到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吃过什么东西。

  「休息一下吃点儿东西吧。」老鲁向高拉建议着。

  高拉看了看完全没有了知觉的女犯人,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再叫几个兄弟来,给这只母狗做做操。」

  高拉这么一说,屋子里的气氛立刻活跃了起来,「做操」在茶水班,就是例行强奸的意思,对女性的刑讯,这当然是不可缺少的环节,可以有效地打击女性的心理,同时提升兄弟们的士气。所以,这件事基本上是人人都喜欢干的。
  屋子里一下子又涌进了好几个人,大家七手八脚地布置着场地。

  老鲁对这件事其实早就盘算了很久了,他看上了靠墙摆着的一个纯铁制的工作台。尽管这东西看着很笨重,老鲁依然带着大家把它拖到了屋子中央。有人用水和清洁剂认真刷洗了一下这个大铁家伙。没想到杂物和油污清理掉之后,一张光洁得可以反射出人影的台面出现了,整个台面大概有1米来宽,2米多长,长宽的尺度都很合适,更主要的是,台子的两端各焊着一根钢管,用来固定女人的四肢再合适不过。

  高拉盯着这个工作台看来半天,然后拍着老鲁的肩膀说:「烧水的,我打算开个警察学校,到时候你来叫刑讯吧。哈哈哈」

  不识字的老鲁尴尬地笑了笑,转头招呼兄弟们去收拾那个女人。

  格的双手是被铁钉钉在木凳上了,几个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那两个大铁钉拔了出来。这么一折腾女人清醒了一些,当她被拖到工作台前时,竟然拼命地挣扎起来,一边惊恐地喊着,「不,不!」

  老鲁走上前托起女人的脸,他本想狠狠地扇上一个耳光,可是,和他双目相对的竟然是一双擎满泪水的大眼睛,那眼睛清澈得像是老鲁家乡出产的那种极品宝石。在茶水班的这些年,老鲁见过太多女人的眼睛,他甚至亲自挖过其中的几个,在他的记忆里,那些眼睛要不是浑浊的、毫无生气的死鱼眼;要么是歇斯底里底抖动着的,已经完全无法聚焦的恐怖之眼。他从来也没料想到,有一天他老鲁钢铁一般坚硬麻木的心,会被一双凄婉动人的眼睛轻轻地触动。

  「水,给我点儿水喝吧。」女人轻声地祈求着。

  「拿碗水来。」一阵安静,大家似乎都没听懂。

  「去拿碗水来!」老鲁不耐烦地重复了一边,这才有人去拿水。

  水是老鲁亲自喂给女人的,因为格的双手还订满了签子,完全不能用。老鲁一边喂一边耐心地开导着女人。

  「不要再为难自己了,朗叔和你的爸爸是从小玩起来的好朋友,他不会对你爸爸怎么样的,你要知道我们都是高原人,我们对女人可是很狠的。你这细皮嫩肉的怎么受得了?」

  没有回答,一碗水已经喝完了,女人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然后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老鲁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女人之前的示弱并不是在求饶,而是,在为自己争取喘息的机会。他一把揪起女人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拎起来,然后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女人的裆部。

  「该死的母狗,你以前被几个男人干过?今天让你爽个够!」

  一阵忙活之后,女人横着绑到了工作台上,她的双手和双腿向两侧拉开,用铁链锁到工作台两头的钢管上,为了防止她乱动,又在她的膝盖和大腿根本处绑了两道绳子。这样女人的两条腿被生生地拉成了一条与躯干垂直的直线,而在直线的正中那女性最柔软、隐秘的器官则豁然敞开,隐约可见里面粉嫩的黏膜。
  这个姿势女人肯定很痛苦,但她此刻恐怕首先感到的还是莫大的羞耻,毕竟十几个男人正在饶有兴趣地评价着她那两个洞洞。

  但谁也没有动手,只是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着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因为,按照常理第一次是要留给高拉的。

  老鲁询问地看了高拉一眼,却发现他正若有所思地站在那里,老鲁以为是兄弟们的吵闹令他不悦,把几个挡在前面的家伙赶到了一边。

  没想到高拉却冷冷地说了句:「你来吧,我歇会儿。」就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整个房间一下子安静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高拉会这么说,要知道「领操」从来都是高拉的特权,他好像从来没有放弃过。

  「老鲁从你开始吧,别耽误时间。」高拉开始不耐烦地催促起来。

  老鲁又迟疑地看了高拉一眼,确定他不是在说反话。他看到的是一个确定的眼神,于是,老鲁硬着头皮走到了桌子前。在他的胯前是女人已经红肿起来的下体,应该是拜他之前的那一脚所赐。老鲁伸手向红肿的阴唇间那条被扯开的肉缝抹去,不出所料,那里干干的基本没有水——正常的女人在这种情景下是根本不可能有性爱的欲望的。老鲁再一次回头看来一眼高拉,见他微微的点点头,才大胆地把手指伸了进去。

  那些柔软而温暖的黏膜迅速地包裹了老鲁的手指,他顺着蜜穴的上缘向里摸索着,在那些褶皱中摸索了一阵,然后在一个位置停了下来,手臂开始缓慢地抖动起来。女人原本仰在桌子另一端的头,簇地抬了起来,惊恐地向自己的下身张望着。老鲁像是得到了鼓励,更加坚定而有节奏地前后晃动这手臂,带动的格的整个身体都在有节奏的抖动。女人紧咬着嘴唇,两腮开始慢慢地红润起了,鼻头开始渗出汗水。在桌子的另一边,已经可以听到噗噗地水声,围观的人群中传来阵阵唏嘘和叫好声。

  可怜的女人无助地摇着头,羞愧地把脸埋向一边,却立刻被人抓住了头发。
  「仔细看着,你这只发情的母狗!你的爸爸和弟弟有没有见过你兴奋地流水的样子?他们现在是不是也在抱着女人爽呢,早就忘了你在这里替他们受罪了吧! 」
戏谑的嘲笑声此起彼伏。

  老鲁完全没有理会这些,他依然有节奏地前后晃动这手臂。

  「这TM其实是个体力活。」老鲁心里暗暗地骂着。女人的G点高潮其实是最激烈、最亢奋的,但也是最难实现的。因为不知道是女人还是男人在进化中的一个小失误,让G点隐藏到了阴道的一个角落里,而那里在正常体位的性交中,正常形状的阳根是很难触及到的。但G点又是那么柔弱,就是有什么东西误打误撞地触及到了它,也很可能因为方法不对,而让女人倍感痛楚。只有节奏和力道刚好的挤压才能把女人送上官能的天堂。而这正是「茶水博士」擅长的本领之一。
  噗噗的水声越来越大,女人的整张脸都已涨得通红,上齿紧紧地咬着嘴唇,拼命地抵抗着那来着本能的反应。但理智的堤坝最终还是在持续猛烈的攻击下撕裂崩溃下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