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35)【作者:seedfreedom】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35)【作者:seedfreedom】
字数:128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5章、铃女的命运之日

  话说上回赫尔曼的第三军团入侵了卡拉村,造成了严重的伤亡,不过幸好我即时率军前去救援,总算是度过了这一次的危机。

  在那之后,卡拉村开始重建,而我也亲自送来许多的物资和材料给她们使用,虽然帕斯特尔强烈的拒绝,但是在事务总长樱的劝说下,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我的好意,重建工作也十分的顺利。

  另一方面,由於战争的情况危急,而我也顺势解开了等级诅咒,现在我可以正常的提升等级,练功的速度也很快,可以说是每一天都在进步。

  「嘿!」

  「喝!」

  在罗格雷斯城的竞技场里,我和阿姆兹正展开一场激烈的战斗,由於我的等级升了上来,所以阿姆兹便缠着我,要跟我来一场决斗,而我自然是乐意奉陪。
  这一战我们打得难分难解,虽然阿姆兹的实力很强,但是相处久了我自然也很清楚她的战法与招式,便能从中找出与她抗衡的办法,同时等待着她露出破绽的时机。

  「接招吧!疾风突刺!」

  「飞燕剑!」

  我们两人同时使出必杀技,发生了强烈的冲击,围观的群众们全都睁大了眼睛,深怕一个没注意就错过了精彩的瞬间。

  只见我巧妙的避开了阿姆兹的骑士枪,然后贴近她的面前发动攻击,虽然阿姆兹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但是在这一个瞬间,她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做到这件事。

  最后,我的剑抵着阿姆兹的脖子,冰冷的剑刃让她流出几滴冷汗,虽然只有这么短短的一个距离,但某方面我也算是胜过她一招半式了。

  「呜……我认输了!」

  「胜负已定!胜利者是赛利卡!」

  「哇啊啊啊啊啊~!!!」

  看到分出胜负,在场所有人都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声,因为这场决斗实在是太精彩了,让人看的大呼过隐。

  阿尔卡捏泽兴奋的说道:「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由其是最后的那一击,我本来还替你捏了一把冷汗,想不到你居然成功的避开了!」

  「这不算什么,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可恶!下一次…下一次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呵呵,我也很期待跟你下一次的决斗。」

  话一说完,我便和阿姆兹握手,让这场决斗有个完美的落幕。

  之后我去浴室沖个澡,然后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休息。

  此时,铃女走了进来,手上还拿了一杯饮料,说道:「辛苦了!赛利卡,来喝一杯凉的吧!」

  「谢了!」

  我话一说完便接过饮料,然后将它一饮而尽。

  这时铃女又说道:「那个……赛利卡,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嗯?什么请求?」

  「我希望你能够抱我是也!」

  「啊?现在还是白天耶!要不我们等晚上再说。」

  「好啊!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声明一下……」

  我见铃女一直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啦?有什么话就直说啊!呜!难道你已经?」

  看到我有些惊慌的样子,铃女知道我已经猜出了她的心思,便说道:「你猜的没错!赛利卡,铃女啊……已经差不多要死掉了!」

  「这……怎么会呢?明明这几天你的身体状况都还……」

  由於我熟知兰斯系列的剧情,所以很清楚铃女会在8代时死去,而这基本上是无法避免的,不然后续几个剧情会无法出来。

  「忍忍!虽然以前就有在做定期检查,但是现在看来……我要死掉的命运还是无法避免啊!」

  铃女把话讲得很轻松,彷彿要死的人不是自已一样。

  虽然我很清楚干忍者这一行的都要有视死如归的精神,但是铃女如果真的死了,我们大家都会为她难过,而我绝对是哭得最伤心的那一个。

  我问道:「难道真的没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忍忍!这是不治之症啊!每个当女忍者的都是这个样子,而且铃女能活到19岁,已经算是很长寿了!」

  为了确保能够准确的完成暗杀任务,女忍者在做训练时都会在身上或口中涂上毒药,虽然事情都会服用解毒剂,但是体内的毒素累积多了也会对身体造成负担,而最终会导致寿命减短。

  「一定还有其它办法可以解决的!只要再过一段时间,我的等级就能升到LV50,到时候我再用女神之力帮你……」

  铃女微笑的摇摇头说道:「谢谢,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今晚恐怕就是最后的时间了。」

  「这……」

  我顿时有如五雷轰顶一般,铃女的预感一向很准,她说是今晚那就一定是今晚,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看到我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铃女安慰的说道:「赛利卡,你不要这么难过!其实这件事人家早就看开了!」

  我疑惑的问道:「真的吗?你应该知道人如果真的死了的话,想要再活过来可没有那么容易!」(在兰斯世界还是有死人复活的可能性,但是要找到方法可没有那么容易。)

  「这个我当然知道啊!其实呢……铃女以前在JAPAN的时候偶尔就会想,明明其它的同伴们都那么早就死了,那为什么自已却可以这么长寿?喵哈哈哈!话虽如此,但是现在也即将要轮到我了!」

  铃女把话说的很轻松,但是现在的气氛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

  我们两人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铃女说道:「对不起!赛利卡,但是……铃女这一生可以说是无怨无悔喔!而这一切都是多亏了你!铃女真的活得很快乐!」
  「铃女……」

  「人家有一些喜欢的人,但是赛利卡你绝对是排第一位!虽然时间很短暂,但是在离开JAPAN之后,我们一起冒险,一起经历了各式各样有趣的事,我玩得很开心!因此人家对死亡一点都不害怕,所以尽管放心吧!」

  看着铃女的笑容,我知道她是真的看开了死亡,并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对我来说,如果这个时候就放弃的话,那才真的是玩完了!所以……即便这只是在垂死挣扎,我也要试着赌一赌!

  「我决定了!」

  「咦?你决定什么了?赛利卡。」

  看到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说出这样一句奇怪的话,铃女感到很疑惑。
  我说道:「铃女,虽然你已经看开了,但是我认为还是可以再抢救一下!」
  「啊?赛利卡,难道你没听清楚我刚才说的吗?我这是不治之症,而且我也只剩下今晚可以活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难道你也忘了我还有性魔法吗?」

  「性魔法?靠那个真的有用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愿意赌一赌!就当作是人生最后的娱乐吧!」
  铃女一听哈哈大笑的说道:「哈哈哈!真不愧是赛利卡!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好主意!好吧,既然今晚就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晚上,不如我们就去野外做吧!在美丽的夜空下迎来人生最后的时刻!」

  「嗯!但是……是不是最后还很难说呢!不要忘了!我的性魔法可是万能的魔法喔!说不定会出现奇蹟呢!」

  「奇蹟吗?如果是真的话那还真是令人高兴!」

  於是,我们今晚就城市附近的森林里打野战,同时我也面对着人生中一场重要的赌局。

  或许老天爷也知道今晚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日子,所以晚上的天气特别好,明亮的月光照耀在大地上,伴随着闪烁的星星,看起来格外的美丽。

  我先在地上铺好毯子,然后脱光身上的衣服,接着再躺在毯子上。

  而铃女也迅速的脱光身上的衣服,古铜色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美丽,从我的这个角度来看,好像是在发光一样。

  「忍忍!今晚好像有点热呢!都还没开始,身上就流汗了!我要坐上来啰!赛利卡。」

  「嗯!尽管放马过来吧!铃女。」

  为了今晚的赌局,我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在性魔法的作用下,我胯下的大肉棒早就硬了起来。

  铃女一手扶着我的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插了进去。

  铃女呻吟的说道:「啊啊~~插进来了!赛利卡的肉棒全部都插进来了~!」
  「喔~!铃女你的里面还是这么棒!不愧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小穴!」

  「嘿嘿!既然今晚是最后一次,那就让我来提供各种服务吧!」

  铃女话一说完便开始摆动她的下半身,阴道里的肉壁按摩着我的肉棒,感觉非常的舒服。

  「喔!这是什么啊?好厉害啊!铃女。」

  「呼呼~~光是这样就惊呼连连的可不行喔!待会儿还有更舒服的绝招呢!」
  铃女开始上下摇动她的身体,阴道里的肉壁就像活的一样,不断的按摩着我的肉棒,真是让人爽到极点。

  「喔!好棒!真是舒服!」

  「嘿嘿!那这样呢?」

  铃女又再次加强小穴的收缩力,肉壁紧紧的包覆住肉棒,好像要把它给夹断似的。

  「啊啊~~铃女你真是太棒了!好!我也不能输给你!」

  这时我开始发动性魔法,增强铃女的敏感度,即便现在是由她在主动,但是每动一下她都会感受到异常的快感。

  「啊啊~~好棒!真舒服!赛利卡的性魔法真是厉害!简直就跟强烈的春药一样!」

  「哈哈哈!大家一起来享受吧!然后达到人生的极乐!」

  「嗯!」

  我们两人互相使出浑身解数,为了让对方感受到极乐的快感。

  在性魔法的作用下,我感受到了铃女的精神和身体状况,确实是非常的糟糕,虽然不知道性魔法能不能救的了铃女,但是现在正是全力以赴的时候!

  「啊啊……啊啊……赛利卡……你插得我好舒服啊……临死前还能这么舒服……铃女……铃女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是吧?很舒服吧?再来……我们再继续……」

  「嗯!铃女也不会输的是也!」

  就在铃女摇摆身体的瞬间,突然从她右边的鼻孔流出了一道鼻血。

  「铃…铃女!」

  看到这个情形我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整个人还是惊慌失措起来。

  「稍…稍微等我一下!这鼻血马上就能止住了是也!」

  「铃女…我看还是……」

  「没…没事的!你看!这样不就行了吗?」

  铃女话一说完就直接用手擦掉了鼻血,还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虽然她这是想让我放心,但是她现在这个样子,任何人看了都不会感到安心的!

  看到我依旧露着担心的表情,铃女自嘲的说道:「哈哈哈!看来我身体的状况比预想中的还要差是也!不过……天才女忍者铃女可不会因为这种程度而……」
  「铃女!」

  我大声的喊了铃女一下,因为现在真的不是该逞强的时候。

  铃女先是一愣,然后弯下腰来抚摸我的脸颊,温柔的说道:「你真的不用担心啦!人家的身体没问题的!而且……我们不是说好要登上极乐吗?人家都还没有高潮呢!还是说……你看到我流个鼻血就退缩了吗?」

  看到铃女还在逞强,我虽然有点不忍心,但还是配合着她,说道:「笨蛋!这种程度本大爷才不会退缩呢!不信的话……你看我大肉棒是不是还很坚挺啊?」
  「啊啊……果然还硬梆梆的!真不愧是赛利卡!H方面是世界第一呢!」
  「哼!那是当然的啰!」

  「那既然这样的话,铃女还想要继续和赛利卡H是也!」

  「不要勉强啊!」

  「没关系的啦!因为我很喜欢赛利卡!所以想要继续下去!」

  「」那好吧!待会儿我会轻一点的!

  「谢谢!赛利卡真是个好男人!铃女就快要迷上你了是也!」

  「哈哈哈!好啊!那我今晚就让你彻底的爱上我吧!」

  於是我们又继续未完成的一炮,这时我很小心的控制着力量,并用性魔法控制着铃女的身体。

  由於铃女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所以要取得控制权并非难事,我尽可能的修复她的身体,把她体内的毒素给净化掉。

  「啊啊……啊啊……好爽……好舒服啊……赛利卡的肉棒……好厉害啊……啊啊……」

  铃女尽情的大声淫叫,整个人都陷入性爱的快乐之中,粗大的肉棒在小穴里不断的摩擦,每一下都让铃女爽到极点!

  「啊啊……赛利卡的肉棒变大了……看招!这样感觉爽不爽啊?」

  「喔!这也太舒服了吧!好,看我怎么回敬你!」

  我们两人如同在比赛一样,拚命的摩擦彼此的敏感部位。

  这时我伸出手指抚摸铃女的阴蒂,瞬间铃女全身颤抖了一下,并发出了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啊啊……讨厌啦!你怎么可以摸那个地方嘛!」

  「呵呵,不喜欢吗?」

  「不是,刚才感觉好舒服!可是人家比较喜欢更温柔一点的手法!」

  「要再温柔一点是吧?好啊!没问题!」

  我用手指轻轻触摸,避免过於刺激的摩擦着。

  「啊……好棒!赛利卡就是这样……你摸得我好爽啊!」

  铃女一边淫叫的同时,也摇摆着腰部,小穴里的肉壁又再次紧紧的包覆着我的肉棒。

  「喔!铃女,在我所有的女人之中,你的技术是最棒的!」

  「嘿嘿!那是当然的啰!毕竟人家是天才女忍者嘛!说到性爱的技巧我可是不会输给别人的喔!」

  「哈哈哈!那你跟我做爱觉得开心吗?」

  「开心!虽然我以前因为任务的关系而跟很多男人做过,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赛利卡让我这么快乐……啊啊……感觉好舒服喔……」

  性爱的快感正不断的刺激着我们的感官,我和铃女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激烈,即将要达到高潮的边缘。

  「啊啊……赛利卡……铃女好像要……好像要高潮了……」

  「我…我也快要射了……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高潮……到时性魔法就能发挥最佳的效果……」

  「好啊……我们两人一起……一起高潮吧……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们两人的交合处发出了「啪啪!」的碰撞声,以及「滋滋!」的水流声。
  过了五分钟之后,这时我感觉到想要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有些快要忍受不住!

  「啊!我快要射了!铃女……」

  「啊啊……我也一样……谢谢你……赛利卡……因为有你在……人家每天都过得好快乐……就算现在即将要死了……我也完全不会感到害怕……」

  铃女话一说完便弯下腰来,给我一个亲吻,这个吻既甜蜜又苦涩,里头包含着铃女对我的爱意,以及她的不舍。

  「拜拜了……赛利卡……我爱你……」

  就在铃女作出爱的告白的同时,我的肉棒也爆发了开来,大量的精液全数射进了铃女的小穴里。

  「啊啊……要射了……老子要射了啊啊啊啊!!!!」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铃女也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感受到精液的冲击和热度,铃女也达到了高潮,强烈的快感让她觉得自已的灵魂彷彿飞上天了一样,而这也是人生中的极乐,只有伴随着爱情的性爱才能达到这样的快乐。

  与此同时,性魔法的效果发挥到了最高点,这股神奇的魔法究竟会不会带来奇蹟呢?让我们继续的看下去。

  高潮过后,我慢慢的回过神来,只见铃女静静的闭上了眼睛,身体一动也不动。

  在皎洁的月光下,铃女的身体泛着淡淡的光芒,有如一座美丽的雕像一般。
  「铃女……铃女……」

  我试着叫喊着她,但是铃女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正当我以为铃女是真的死了的时候,刚好发现到她的胸口还有着些微的起伏。

  我赶紧起身来确认铃女的身体状况,发现除了气息微弱之外,甚至连心跳都还有。

  「铃女还活着……她还活着……不对!现在要赶快把她送到医院才行!」
  在整理好思绪后,我迅速的穿上了衣服,然后帮铃女稍微清理了一下,同时也帮她穿上了衣服,最后我拿出了飞翔耳饰,一瞬间我们就回到了城里。

  接着,我赶紧把铃女送进了医院,然后以城主的身份要求医生立刻帮铃女治疗,医生们不敢怠慢,便立刻照着我说的话去做。

  这一家医院是我花了大笔的钱所盖的医院,所以我也算是这里的大股东,不但拥有50%的股份,同时许多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是我花钱赞助的,所以这里的医生们也很尊敬我、巴结我,一看到我送来一个重要的病患,他们立刻准备手术室,要帮铃女动手术。

  但事实上,铃女根本就不需要动手术,经过初步的判断,铃女只是身体虚弱,并没有其它的危险。

  铃女的主治医生是一位来自JAPAN的老医生,他不但医术高超,同时也对女忍者的身体状况有着丰富的研究。

  在这家医院盖好之后,我便立刻把他给雇用来,为的就是要请他帮忙铃女治病,但无奈铃女的情况很严重,只能勉强用药物来控制住病情而已。

  「也就是说……铃女大人刚才都是在和赛利卡大人野合是吧?」

  「是的。」

  为了了解铃女的病情,老医生便询问我刚才的状况,虽然我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是要承认这种事还是挺让人害羞的。

  「医生,铃女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要再观察一下,看看她明天会不会醒来,毕竟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我可从来都没有听过会有哪个女人是在马上疯昏迷的!」

  「这样啊……我知道了!」

  之后,我便帮铃女办了住院手续,同时也请比斯凯塔帮我送一些铃女的换洗衣服过来。

  整个晚上,我都在铃女的病房里陪伴着她,静静的守护着这个我在生命中十分重要的女人,同时也回想起我们过去的点点滴滴。

  虽然一直以来,我和铃女都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或是「纯粹的战友兼炮友」的关系,但如果哪天铃女真的死了,我一定会非常的难过。

  我并不相信神,也不打算向祂们祈祷,因为兰斯世界的神全是各种恶趣味,祂们只喜欢各种大灾难,或是悲惨的故事,像这种乞求他人能够康复的愿意,是祂们理都不想理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铃女慢慢的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已正躺在病床上,明亮的阳光从窗户外照了进来,树上的鸟儿发出了「吱吱!」的叫声。

  铃女环顾四周,淡淡的说道:「这里是……天堂吗?还是……」

  突然间,病房的门打了开来,虽然铃女下意识的想要保护自已,但无奈身体太虚弱,而且手边也没有任何可以当作武器的东西。

  当房门完全打开时,铃女一看到来的人是我,便放松了戒心,而我也为她的清醒感到惊讶,说道:「铃女!你已经醒来了吗?」

  「早安啊!赛利卡。」

  我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来到了床边,说道:「太好了!你终於醒了!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嗯……感觉有点累,身体使不上力。」

  「这样啊……那我先去找医生来给你作检查吧!」

  「嗯!」

  之后,铃女作了全身检查,虽然项目很多让她觉得有点烦,但为了确定她的身体状况,这些都是必要的。

  检查完之后,老医生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心里略有所思,表情也有些严肃。
  正当我以为病情不太乐观的时候,铃女问道:「医生,我的身体状况现在怎么样?」

  医生说道:「老实说……铃女大人的情况非常的特别,这是我当医生30年来从未见过的情况。」

  「这是什么意思?」

  「赛利卡大人,您昨晚跟我说……您在和铃女大人野合的时候有用到那个叫性魔法的魔法对不对?」

  「是的,难道……是性魔法对铃女的身体造成了什么影响吗?」

  医生点点头说道:「没错!由於性魔法是异世界的魔法,而赛利卡大人跟我说的那一大串功效我也不知是否有效,毕竟我的本职只是个医生,可不是什么魔法师,而那些赛斯来的医生们也都摸不着头绪,总而言之……我话就直说了,现在铃女大人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状,而且长年累积在体内的毒素也全都被清除乾净了!」

  「你说什么?」

  听到医生这么说,我和铃女都感到很惊讶,毕竟这是只有奇蹟才会发生的事。
  铃女问道:「我的体内……真的……所有的毒素都被清除乾净了吗?」
  「从报告上来看应该是没错!原本女忍者大多都是因为身体里的毒素累积太多才会造成短命而死亡,但是在性魔法的作用下,本该昨晚就死的铃女大人却保住了一命,只能说这是一场奇蹟啊!」

  「真…真的吗?太好了!我可以不用死了耶!赛利卡。」

  「嗯!这真是太好了!铃女。」

  「不过……现在可别高兴的太早喔!」

  「嗯?这话怎么说呢?医生。」

  「如同我刚才所说的,女忍者在进行训练和暗杀时,必须要用到毒药,虽然这样会造成短命,但也能对毒物和药物产生抗性,也就是不容易中毒的意思,但是现在铃女大人体内的毒素都被清除乾净了,所以也失去了这一项能力,换句话说……铃女大人现在已经不具被一名女忍者该有的能力了。」

  「这……」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铃女,只是不能当女忍者而已嘛!还是可以像个正常人过活的……」

  「关於这一点我也无法向你们保证!」

  「什么?」

  听到医生这么说,我和铃女又再一次吃了一惊。

  医生说道:「这并非是因为老夫才疏学浅的关系,而是这种情况真的是前所未闻,我想就算拿到大陆的医学界,恐怕也是个不解之谜啊!」

  听到医生这么说,我和铃女面面相觑,毕竟「奇蹟」二字本来就是不解之谜,这种科学和宗教都难以解释的东西,我看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在那之后,铃女又住院了一天,就当作是观察期,毕竟没人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还是突发状况之类的。

  而铃女的恢复速度很快,从一开始双脚还不太能走动,到现在已经能快步走路了,当然!忍者的轻功是不要想了,毕竟这也才过了一天而已。

  除此之外,铃女的食欲也不错,无论我买给她吃什么东西,她都能全部吃完,而在城堡的同伴们也都来看她。

  香还亲手作了铃女最喜欢吃的料理,毕竟她们两人感情好到情同姐妹,知道铃女住院,香一直很担心,而现在知道没事了,总算是能松了一口气。

  到了出院当天,铃女在门口伸个懒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抬起头来仰望天空,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让人不由得感叹:「啊!活着真好!」

  我说道:「铃女,为了庆祝你出院,你有想要买或是吃什么东西吗?」
  铃女摇摇头说道:「不用了啦!我能从鬼门关前走一趟而回来,已经不奢求其它东西了,现在我只想赶快回去,跟同伴们团聚!」

  「说得也是,我们走吧!」

  於是,我和铃女便踏上回家的路,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即便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但我们很享受着人生。

  在那之后,铃女开始进入复健的阶段,除了忍者的基本训练之外,铃女也重视起养生之道,毕竟想要活得长寿,除了要有充足的运动之外,吃的健康也很重要。

  某一天,铃女闲来无事,便想要来试试自已的身手有没有退步。

  於是她便潜入了位於CITY的兰斯城,兰斯城的守备并不严谨,一方面是没有守卫的关系,另一方面是兰斯的恶名昭彰,CITY的百姓们一般都不敢随便靠近,所以也不曾有小偷闯入,也因此就松懈了下来。

  「忍忍!成功潜入了,话说这守备也太松散了吧!难道都不怕遭小偷吗?」
  铃女环顾四周,兰斯城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想要弄清楚内部的情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铃女心想:「好了,那接下来要作什么呢?好不容易潜入了,不稍微恶作剧一下也太无趣了,对了!不如去戏弄那个叫兰斯的人好了,那傢伙还满有趣的,应该能看到不错的反应。」

  於是铃女便往兰斯的房间走去,不料!在即将抵达兰斯的房间前,铃女从女仆们的谈话中得知,兰斯刚好带团出去冒险了。

  铃女心想:「真是太可惜了!想不到错过了一个好机会,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对了!不如去宝物库看看吧!如果有找到什么宝物的话,就送给赛利卡当土产好了!」

  於是铃女便去宝物库搜刮财物,哪些看起来比较值钱的东西,铃女就直接顺手摸走。

  「好了,差不多该闪人了,不过话说回来……兰斯的房间不去侦查一下也太可惜了,就顺道去看一下吧!」

  铃女飞快的往兰斯的房间跑去,脚步很轻盈,来去有如一阵风,让路过的人都没有发现到她的存在。

  「忍忍!成功潜入了,话说这房间好奇怪喔?城堡主人的卧室居然这么单调,简直跟平房没有两样。」

  兰斯的房间之所以单调,那是因为他觉得这样住起来比较舒服,太过於华丽的房间他反而静不下心,只能说这是穷人的一种病。

  房间里摆放了兰斯的一些随身物品,像是铠甲、武器、A书等等,架子上摆着兰斯的贝壳收藏,除了女人之外,兰斯最喜欢的就是这些贝壳。

  正铃女在作侦查工作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天花板上传来其它人的气息。
  铃女心想:「这个气息是……加奈美吗?那傢伙居然没有跟着兰斯一起去冒险啊!嘿嘿!稍微去戏弄她一下好了!」

  於是铃女便偷偷的从隔壁的房间爬上了天花板,然后蹑手蹑脚的往加奈美的方向靠了过去。

  自从利萨斯的女王莉亚爱上兰斯之后,便经常派加奈美去监视,以及保护着兰斯,而兰斯的家很小,再加上冒险期间住的地方都不固定,所以加奈美就只能住在天花板上,而这刚好也很有忍者的风格,但加奈美其实并不是很满意,不过也只能将就一下了。

  最后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了8代,即使兰斯城有这么多的空房间,加奈美还是只能住在天花板上。

  正当铃女蹑手蹑脚的靠近加奈美时,这时的加奈美居然还傻傻的在看时装杂志,作着她的少女梦。

  其实加奈美最憧憬的是普通少女的生活,跟喜欢的男生谈场恋爱之类的,但无奈自已的命运十分的不幸,不光是出身就不太好,长大之后还经常被卷入一些麻烦事,让她叫苦连天。

  「嘿嘿!这件衣服好可爱喔!可惜价钱太贵了买不起,不过还是做个记号吧!等下个月发薪水了再把它买回来。」

  加奈美一边说,一边伸手要去拿笔,但是她只有手在动,眼睛却还紧盯着杂志。

  正当加奈美摸不着笔时,铃女将笔拿给了她,说道:「拿去!」

  「谢谢…咦咦咦?!!!铃…铃女!」

  看到铃女出现在旁边,加奈美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跳到旁边,手持武器,十分紧张的说道:「你…你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嗯……这个嘛……应该是从你说:『嘿嘿!这件衣服好可爱喔!可惜价钱太贵了买不起,不过还是做个记号吧!等下个月发薪水了再把它买回来。』那边开始的!」

  加奈美一听,十分惊讶的心想:「这…这不就全部都被看到了吗?啊啊~~好丢脸喔!居然被敌对势力的忍者给看到,不过……铃女潜入进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铃女完全不管加奈美,顺手拿起了她刚才还在看的杂志,铃女问道:「这一件就是你想要买的衣服吗?」

  「啊啊!不要看啦!快点把杂志还给我!」

  「忍忍!才不要呢!想要的话就来抢啊!抢不到的话……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所以CITY的人喔!」

  「这……不可以!快点给我还来!」

  於是,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跑的在CITY的街道上跑来跑去。

  虽然加奈美全力追赶,但是她完全不是铃女的对手,而铃女也故意配合加奈美的速度,保持着让她追不上,但又不会让她追丢的距离。

  「呼……呼……我……我不行了……求求你行行好……把杂志还给我吧!」
  在某个小巷弄里,加奈美无力的跪在地上喘气,而铃女还活蹦乱跳的站在她的面前。

  「怎么啦?你已经不行了吗?加奈美。」

  「我……我不行了……我已经跑不动了!我拜託你行行好,把杂志还给我吧!」
  「好啊!拿回去吧!」

  铃女很直接的把杂志还给了加奈美,加奈美惊慌的把杂志收了起来,然后疑惑的问道:「这……你真的愿意放过我吗?」

  「啊?那是当然的啰!我拿这个威胁你也没有什么用,再说啦……像这样你追我跑,我好久没有玩的这么开心了!这都是多亏了你啊!加奈美。」

  「这……」

  加奈美感到很无言,想不到对方只是为了好玩而在戏弄自已,但偏偏自已又打不过她。

  铃女问道:「对了,加奈美,你想不想要变强啊?」

  「变强?当…当然想啰!可是……我真的可以变强吗?」

  事实上,加奈美的实力一直很弱,除了1代之外,其它代里加奈美都是被敌人吊着打,其实加奈美很有潜力,但是她的悟性不高,又没有什么师父可以指导她,所以她的修行一直都在原地踏步,丝毫没有长进。

  铃女说道:「我看你资质不错!要不就由我来训练你,帮助你变强吧!」
  听到铃女这么说,加奈美很高兴,但也有些困惑,问道:「先等一下,那个……你愿意训练我,我是真的很高兴!但是……我们毕竟是敌对的关系!你这样……难道赛利卡不会反对吗?」

  「这个嘛……你说呢?赛利卡。」

  「咦?」

  这时铃女把头抬了起来,加奈美也跟着抬起头,只见天空中飞下来一个红发绿衣的青年,来者正是本大爷。

  「嗯……这个嘛……好啊!可以喔!」

  「咦?!这…等一下!那个……你是真的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吗?」

  「嗯?当然知道啊!不就是铃女要训练你吗?反正不管你再怎么修行都不可能是铃女的对手,所以没问题啦!」

  「这……」

  加奈美感到很屈辱,想不到敌方的大BOSS,居然这么的看不起她!
  我说道:「原本我只是来CITY办事的,想不到就听到有许多路人说,他们看到两名女忍者在玩你追我赶的游戏,我就在猜一定是你们两个!」

  「嘿嘿嘿!就当作是复健的一环嘛!」

  「真是的!」

  看着我们两人的互动,加奈美感到很羨慕,因为我们这样才是真正的主从关系,主人信任着部下,而部下忠心於主人。

  至於加奈美呢?莉亚只当她是个方便的打手,而兰斯只当她是个可以上的女人,这让加奈美感到非常无奈。

  「对了!赛利卡,你能不能帮加奈美买一件她很想要的衣服呢?」

  「衣服?什么样的衣服?」

  「就是这个!」

  铃女迅速的从加奈美手中把杂志给抢了过来,这让加奈美吓了一大跳,因为她明明紧抱着杂志,但是铃女却能轻易的顺手拿走。

  我看了铃女手指的衣服后说道:「就这一件?好啊!我们去买吧!」

  「咦?!真…真的吗?」

  「难道你不想要吗?」

  「想!当然想啰!」

  「那我们就赶快去服饰店吧!」

  於是,我便买花钱买了一件衣服给了加奈美,还顺便加了件裙子和裤子给她。
  看到我出手如此大方,加奈美感到很惊讶,而铃女则小声的跟她说,这都是很平常的事。

  之后,我和铃女回到了罗格雷斯城,而加奈美则带着新买的衣服回到兰斯城去。

  在那之后,加奈美的修行正式开始了,铃女一开始先给她加强体能训练,等到体力练起来后,再加强实战训练。

  虽然加奈美的进步并不是很明显,但她有感觉到,自已开始慢慢的在变强了,只要持续的修练下去,迟早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忍者。
   1.jpg (217.14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